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6

[端傳媒]奧地利左翼勝選總統,宣告「共識政治」末路

Image
奧地利總統選舉決選剛告落幕,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選的綠黨黨員范德.貝倫(Alexander Van der Bellen)以0.6%(50.3%對49.7%)之差,擊敗了極右翼奧地利自由黨(下稱「自由黨」或「FPÖ」)的霍費爾(Norbert Hofer)。奧地利總統沒有實權(話雖如此,在極端情況下,奧地利總統仍有拒絕任命首相及部長的權力),總統選舉因此與歐洲議會選舉一樣被列為較不受重視的「second-order election」。但這次選舉特別引人注目,因為選舉結果標誌了奧地利,以至預視了整個歐洲的政治版圖大逆轉:主流政黨失利,極右勢力卻有力問鼎國家權力。

極右政黨在歐洲崛起已經不是新議題,今次霍費爾高票落敗,證明極右已經有力利用選舉上台,光譜相近的政黨在其他歐盟大國(例如來年的法國總統大選)靠選票掌權的機會亦不容輕視。然而與其糾結於極右上台的可能性,筆者認為,奧地利大選結果最值得注意、最有啟發性的地方,反而是范德貝倫的勝利。

不理解極右崛起的原因,單單以為極右是在政治邊緣把弄無知群眾的一群小丑,又或者以為歐洲各國完善的民主制度足以制衡極端政治,絕對不可能真正阻止極右上台,今次奧地利大選的結果就是對這些想法最好的警號。

我們要問的是,為何綠黨的范德貝倫以些微差距擊倒在初選遙遙領先的霍費爾,而奧地利中間偏左大黨「社民黨」(SPO)卻在第一輪選舉中就被淘汰 ?我認為群眾選擇左右兩翼,而非社民派這種中間派主流政黨,正正是對於尋求共識的「成熟民主」的厭惡及反彈。
奧地利自由黨的前世今生

極右在歐洲捲土重來,主流解釋是難民與移民湧入歐洲,極端保守主義與排外思潮是「自然」反彈。然而雖然歐洲各國情況皆有不同,極右崛起最少應追溯至1990年代初,歐洲社會主義陣營土崩瓦解之後,已是各歐洲極右政黨開始在選舉中受群眾支持之時(法國「國民陣線」、奧地利的「自由黨」都是在90年代始走入主流)。

當然歐洲黑暗的納粹、法西斯主義歷史也不能忽視,自由黨起源正是奧地利的納粹餘黨為挑戰社民黨、人民黨兩大黨而成立的第三勢力聯盟。1956年正式成黨後,第一任黨魁即為Anton Reinthaller,一名前納粹黨衛軍旅長。不過成立初期至80年代,自由黨的支持度都極低,80年代初期自由黨因而實施了一系列溫和化措施,務求抹去極右痕跡,進入主流政治。

要談現在的自由黨,就必須談將自由黨一手由邊緣推入主流的海德爾(Jö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