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迪遜筆記 #1





容許我講些八卦。不偶爾寫八卦的話,寫博客實在很扮哂嘢(難道上面的照片不是)。

最近知道了一個很有才華的女生,她跟我同齡,也在美國留學讀博士。是知道,不是認識,因為我們確實不相識,雖然中間有很多共同朋友。她的確才高,讀了她的碩士論文,好得讓我想把百多二百頁打印出來燒掉。只是我會雙面打印,且在燒之前仔細讀完。

有這樣的人存在真好,時刻提醒你不能停下來。愛才的人會懂。雖然,我同時聽說她人很虛榮和作狀。那很好,虛榮推動她前進,不像我,虛榮而懶惰。

我人太犯賤,故會想不是只有金錢與物質的追求才是虛幻的,知識與學術的追求,豈不如是。博士生涯就是,花上幾年時間追求納米般小的知識範疇中的寸進,甚至不是寸進,只是普朗克長度的進。人生苦短,青春易逝,讀書著述,徒費紙張,回頭是岸,早登極樂,你的研究,沒人在意。

但沒有人說過人生要有意義,故無謂考究時間浪費在那裡。重點是,人人殊途同歸。

- - -

我在美國,獨自住一個五百多呎的單位。其中一百呎是露台。我以為我會在那裡讀書彈結他,結果十月初罷了,我冷得不想出門。

從前很渴望有自己的小房子,以為我會在窗台栽花,書櫃的書整齊排列,還有台自己的鋼琴。結果真有了小房子,留下的只有未洗的碗碟,還有打不完的,在香港從沒見過的小昆蟲。玫瑰再美,只要它帶來昆蟲,我摧花眼都不貶一下。鋼琴,我已沒踫很久,手指與腦袋一樣笨拙。此所謂理想與現實的鴻溝。

但,房子還是好的。小屋在麥迪遜的地峽上,往北走三五分鐘就是湖,往南走三五分鐘,也是湖。望不著邊際如大海的湖。北邊的湖叫Mendota,在印第安語裡,是「交會之地」;南邊的湖叫Monona,是印第安齊佩瓦語,意即「美麗」。故這裡就是美麗的交會之地。

往西走三五分鐘,有精緻的麵包店﹑咖啡廳﹑日本茶館﹑還有全城最好的披薩。初秋時份,出了門,腳步落在長街厚厚落葉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明天是星期六,要去農人市場。一個人生活,最有用的技能不是使用菜刀看門口,而是挑好的菜。威斯康辛在著名的美國corn belt上,玉米隨便挑都甜美金黃,像蜜糖。現在愛煮蘆筍,四美金一大把,我一個人,最少能吃五頓。

氣溫降到三度,很快就要入冬。我問學生,冬天冷嗎,他們說冷得刺骨,但雪中的麥迪遜美不勝收。我有點期待。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