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迪遜筆記 #9:科舉




凌晨一點。

時常玩得忘乎所以然後發覺又到了一點。

有人說博士讀那麼久好像古代考科舉,而且無比孤寂。是的。但要用五﹑六年的時間就寫好那本論文才是真正的難,難得很。

想像中的痛苦一年一年,浪費的時間一天一天。

一天天的積累起來,成月,成年,成一生。

我是來自南方小鎮的好男兒,上路去遙遠的京師考科舉。臨行前夫人給我兩個西樵大餅填肚子,我沿途唱著家鄉的小調。中個舉人當個官,是我最大的夢想。人生只有讀書好,留取丹心照汗青。

= = =

忽發奇想。假設人生重來,究竟我爸會寧願我「帶弟」,還是「及第」?

到底,是帶弟好,還是及第好?

= = =

麥迪遜的夏天很熱,冬天很冷。

夏天是三十多度的熱,冬天是零下四十度的冷。

這地方像我,故我跟她正處在彼此張望觀察的狀態,誰都不願意先接近誰。人與城市之間也可曖昧不明。

= = =

研究,研究,研究。你認識我,我可不認識你。

文獻。研究問題。研究方法。數據。資料。理論。更多文獻。更多研究問題。更多研究方法。更多數據。更多資料。更多理論。更多更多更多的文獻。

你是誰你們到底是誰。

我到底只是那個在書齋晃著腦袋,背誦著詩書禮樂易春秋的南方好男兒。在客棧榻上我夢見家鄉的秋,我夢見片片落葉。娘親的頭髮花白了沒,爹爹還會否在院子裡盼星星與月亮?

無人為夫人蓋被,她可會著涼?


Comments

Titus Leung said…
好有詩意。

不大喜歡考試,但今日自己所做的,也是寫東西(當然不是論文了),寫些自己而言有點違心的東西,其實都幾痛苦……

好期望你的論文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