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迪遜筆記 #6:才女

自己剪了頭髮,手藝有所精進

友人說,將來我畢業,一定要把「麥迪遜筆記」結集成書。

首先,我運氣好的話,畢業也得要五年。而且,當了博士可不一定能當教授,五年後我很可能只是一名頂著社會學博士銜頭的失業人士。到時候誰要花錢看高學歷失業女子發牢騷?學術圈子跟豪門一樣深似海,分別在於,跟學術離婚的話,可沒贍養費。

聰明的女子會選擇嫁入豪門。而嫁不進豪門,也不聰明的女子如我,自然是選擇了學術。

= = =

之前跟一位傳媒界長輩說起我的婚事,他說:「才女竟然這麼幸福,確實少見。」友人因此還鼓勵我出書,連書名都想好,就叫《如何當才女但不情路坎坷》。

要是才女定必情路坎坷,那我二十一歲前應該才華橫溢,二十一歲後面目模糊。古人傷仲永,今人傷婉容,哀哉。又或者,才女之事只是友人過譽,我之所以幸福,完全因為平庸。我對此無異議,在很多方面,我不止平凡,更慶幸平凡。

覺得自己有才,即使對真有才者而言,都是危險的事。更何況世上平平無奇但自我膨脹之人奇多,一下子懷才不遇,一下子情場失意,中了某種幻魔拳的他們總是會將一切失敗跟才華連結起來:因為我太有才,才會弄成這樣。因為我曲高,所以我和寡。

故,我對「才女」之名,又愛又恨。

對於才女是不是難有幸福,我毫不關心,我關心的是自己幸不幸福,而答案是肯定的。礙於私隱,我從來不公開寫關於未婚夫的任何事情。但我可以說,他很帥,以前靠臉吃飯,現在靠內涵在撐。別人睡覺時沒表情不好看,他睡覺時像尊希臘雕像,可以放進帝國賊竇大英博物館。連我,都妒忌。

有時我會跳出我的瘋狂本我,用第三者角度看我們的關係,然後就發覺:他媽的,他真的愛我,好可怕,我已經好多天沒洗頭了他還覺得香。

過去十年,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對於我的家人而言,他也早已是家人。

沒問過他覺不覺得我是才女,但他應該毫不在意這種稱呼。他應會淡然說:重要嗎……

又的確,不。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