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迪遜筆記 #7 :莊子


想不到要配甚麼圖,就配張在家附近拍的Mendota湖吧

舉世譽之而不加勸,舉世毀之而不加沮


對中國古哲認識不深,但莊子的內七篇,從來是我最尊敬的作品。沒有在學院認真研讀過,故對《齊物論》始終似懂非懂,最鍾愛的,還是平易近人的《逍遙遊》﹑《大宗師》。

沒有生靈塗炭的戰國亂世,就沒有莊子的逍遙﹑無待﹑無己無功無名﹑無用之大用--歷經三千年也不褪色的智慧,如此乃歷史與人類永恆的角力。上面那一句,出自《逍遙遊》,多年來已被網上的假「楊絳語錄」用到爛掉。然而我仍然喜歡,每買一本筆記簿,就把它煞有介事地抄寫在上。

莊子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其實是在談論一個叫宋榮子的人。宋榮子被認為是墨家代表人物,墨家我只大概了解「兼愛」與「非攻」,但莊子在《天下篇》形容這群人「腓無胈,脛無毛,沐甚雨,櫛疾風」,即是如大禹治水般,為救萬民於水火而不畏風雨,「自苦為極」,視死如歸。在戰火漫天,群雄逐鹿的亂世,墨家追隨者是對自己要求最高,最熱心濟世的人:「不能如此,非禹之道也,不足謂墨。」

對於宋榮子,莊子評價難得的高:「見侮不辱,救民之鬥。禁攻寢兵,救世之戰。」櫛風沐雨終不悔,宋榮子對於天下人的讚譽亦毫不動容,因他行事為人從不為得天下人稱許;反過來說,對天下人的非議,宋榮子自然亦不在意。宋榮子看穿了善名與惡名之虛妄,故莊子說他「定乎內外之分,辯乎榮辱之境」。

寵辱不驚,對於我等凡人而言,已是難以攀及的境界。當然,世外狂人莊子認為這種境界仍未夠高,故謂宋榮子「猶有未樹也」,但這並非學術討論,就不必說下去了。對於沒有人認識的小人物如我,不能奢望能做到「無己」,能像宋榮子一樣,對於他人的毀譽一笑置之,就已經很好。如太在乎他人給予的肯定,則未免是自我太大,腦袋太小了。


Comments

Ann Lee said…
期待你繼續更新麥迪遜筆記呢!
Titus Leung said…
點解兩次#6嘅?
(唔好意思,職業病)
Sherry Chan said…
原來有人看的~嘩哈哈
Sherry Chan said…
對,剛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