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01]民主的陰暗面




今年美國總統選舉黨內初選,民主黨出了一個自稱社會主義者的桑德斯,還有相對保守的希拉莉。共和黨陷入混戰,但被不少人視為跳樑小丑的種族主義者杜林普,在黨內支持度仍然高企。我們從來將法西斯與極權掛勾,以為民主不會帶我們走入1984的世界。那麼在美國,為何還會有跟白人優越主義掛勾,公然仇視外來者的政客走入主流?

著名社會學家Michael Mann卻認為我們問錯了問題,因為民主本身就有黑暗醜陋的面向。在The dark side of democracy: Explaining ethnic cleansing裡,他提出了一個顛覆直覺的論點:相比穩定的極權或威權主義政權,新近走向民主化的政權,更加有可能擁抱極端種族主義,走向種族清洗的道路。而且,極端種族主義並不是某些未被「文明」馴服的原始本能,這些叫人髮指的邪惡,源頭正是我們的現代文明。

為甚麼?The dark side of democracy厚達六百頁,內容自難三言兩語說清,但主要原因是:一,民治理想跟「國家」概念分不開,因此經常跟國族主義交織在一起,帶來排擠其他族群的壓力;二,是在民主化過程中,政客間會出現「outbidding(鬥大)」的情況,種族主義主張愈激烈,就愈令被包括在「人民」圈子內的人感到「被代表」。他研究了曾經被極端種族主義影響而發生大規模逼害行為的國家,諸如印度﹑斯里蘭卡﹑以色列﹑前南斯拉夫﹑亞美尼亞等等,然後發覺雖然大部份人將慘劇歸咎威權主義,但其實這些國家無獨有偶,都在暴力發生前,剛剛舉行了有公開競爭的民主選舉。

無疑,Mann所指的民主是民主化過程本身,他承認穩定的民主國家較少有依靠極端種族主義的傾向。然而這本書卻提出了許多足夠讓我們重新想像民主的論點,例如,公民社會的緊密網絡更可能成為新法西斯主義者的宣傳通道。原來有了人權,自由,民主,公民社會,都無法阻止法西斯歷史捲土重來;近年歐洲國家極端右翼紛紛崛起,算是證明了他的論點。與其說這是污衊民主支持威權,不如說Mann作為社會學家,再次指出人類社會還沒想像到烏托邦。杜林普的出現,正好提醒我們正視現實:不是只有威權社會,才會有敵視人民的政客,我們要走的路還很遠。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