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5

[明報月刊]六四﹑本土﹑學生組織

Image
[刊於明報月刊六月號專欄]
雨傘運動過結束了不足半年,學聯(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就在一波又一波的退聯風潮中,流失了一半成員大學。最先退出的成員是一向被視為「本土派」橋頭堡的港大,然後是理工大學﹑浸會大學,最新一間退出學聯的前成員是城市大學。現時只有中大﹑科大﹑嶺南和樹仁尚是學聯成員,這個曾經領導雨傘運動的大專界學生組織,就此分崩離析,變成了「新界學聯」。
說到底,退聯風潮雖然在雨傘運動後就席捲大專教育界,但如果一直有留意關於學生組織的討論,以及雨傘運動中所謂「拆大台」的論爭的話,對於雨傘運動失敗後,大專院校一間一間透過公投退出學聯,應該不會太過驚訝。退聯派的主張,不外乎以下數點:一)學聯沒有民主機制,寧可實行院校自主,在某些議題上可以合作;二)學聯是支聯會及民陣等組織的成員,已經預設了左翼立場,而不是所有同學都認同支聯會或民陣的組織理念;三)學聯長期支援中國民運組織,認同「建設民主中國」的口號與理念,但本土陣營認為香港不應分散精力影響中國民主進程。這種觀念在陳雲「城邦派」﹑黃洋達「熱血公民」等右翼民粹團體及政黨出現後尤其受到吹捧。最後一點是學聯在雨傘運動中領導不力,在龍和道「升級」失敗事件中更是難辭其咎。 
六四與本土 
退聯派主張與中國民主切割,浸會大學學生會副會長張崑陽受訪的時候就說支聯會的六四晚會極之形式化,行禮如儀,並且斷言唱歌點蠟燭並不是真正的抗爭。而且支聯會的六四口號亦流於陳套,「建設民主中國」並不是這一代香港人的事,香港目前面對赤化危機,分身不暇,無法北顧中國。事實上有不少「本土派」論者支持這種說法,認為香港人應該將六四重新理解為「鄰國」一次政治鎮壓事件,甚至是「人道災難」(對於「人道災難」的理解在此先不深究),香港可以同情,但沒有義務支持平反,或每年紀念。事實上,因為成員之間沒有共識,學聯今年將是史上第一次缺席維園六四燭光晚會。 
對於「香港與六四無關」論,筆者只能說我對這種說法即使有再多同情,亦無法全盤理解當中的邏輯,更不能認同這種結論。第一個理由自然是感情上的。筆者出生於八十年代中期,八九年北京學運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才不過三歲多的小孩,對於六四,我記得的只有家長的眼淚,還有零碎的遊行片段。然而我們這一代八十後對於中國政治的啟蒙,大概都是八九民運與血腥鎮壓。少女年代始嘗試了解中國,讀了好些六四流亡知識份子的著作,知道了八十年代中國沸沸揚揚的「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