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濱散記]蘇格蘭獨立公投



(按:其實這只是我在Facebook page上寫的status,隨意寫寫,毫不嚴謹。但藉著潛心學習的一年,紀錄過程,亦無不可,故還是在blog紀錄下來。在英國的研究生宿舍,建在湖邊,叫Lakeside。頓時有高攀梭羅瓦爾登湖境界的念頭,決意在這一年,寫自己的湖濱散記。)

蘇格蘭獨立公投尚有不足四小時就結束,看民調似乎統派佔優,雖說民調不可盡信,但事實上我亦相信蘇格蘭的民族主義,在獨立後的經濟問題面前,未必能吸引蘇格蘭人投下「YES」。

蘇格蘭在經濟取態上,偏向冰島﹑北歐﹑加拿大的福利主義(正如如蘇格蘭出身的資深記者Andrew Marr所言,地理緯度是一個被低估的政治因素),主張獨立的蘇格蘭首席部長Alex Salmond亦被譏為「左膠」,但他們口中獨立後的「挪威模式」,其實在現時稅基不穩的蘇格蘭,並不容易達成。個人情感上希望蘇格蘭能夠獨立,但我偏向相信他們實際上會選擇留在大不列顛,但會爭取到更多的自治權。

近來「獨立公投」經常出現在國際頭條,之前我在烏東兩省問題多多的「公投」前,寫了「烏國公投-國際法的『真空』以外」一文,談國際法如何在強權利用之下仍然發生作用;今次就談談「公投」本身的歷史。芬蘭的Aaland Islands在上世紀初期舉行了一次公投,不過他們的選擇,是從芬蘭回到瑞典(瑞典在戰爭中將該島割讓予俄國,然後該島成為芬蘭一部份)。1910年代,島上的居民有超過九成半說瑞典語,在1918年的公投中,又有96.2%的成年男子支持該島回歸瑞典。這樣一面倒的公投結果,卻沒有得到國際聯盟肯定,Aaland Islands繼續是芬蘭的一部份,只是成為了自治區,至今此區的官方語言依然是瑞典語。

這個案例說明了甚麼?我們今天經常談的民族自決(Self-determination),其實在國際法中,被認為是政治概念,不是法律權利。當然,無論如何,無論是統派還是獨派,應該都羨慕蘇格蘭人得以用如此和平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意見,並有機會將集體意志切實執行。在香港,應該就會發生了許多投票系統被攻擊,派錢買票的事件,Alex Salmond也應該早就被抹黑兼抄家了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