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台十萬八千里]領導反拆遷抗爭 柬埔寨女性能撐半邊天





這是我為香港電台節目「十萬八千里」錄製的聲音專欄。節目可以按這裡重溫,原稿如下:

柬埔寨一向是一個女權非常低落的國度,家庭暴力問題非常嚴重,城市的情況隨著女性就業改善而有所進步,但在鄉村地方,被丈夫打還要罵不還口,打不還手,還被許多女性當作信條。2007年前,所有柬埔寨學生都要讀一篇叫《女人的責任》的學校範文,講述女性要如何對丈夫百般順從,就算被暴力對待也不能離棄丈夫。零七年後金邊的學校已經將這篇文章剔出學校範圍外,但全國其他地方的學校,有不少仍然在教這一套觀念。

但今年七月我到了柬埔寨進行採訪,就發現在社運抗爭者的行列中,有不少領袖和組織者,都是女性。例如今次我去了採訪因金邊國 際機場抗建,而被迫遷的柬埔寨人,受影響的五個社區選出兩個抗爭領袖,都是女性。我跟其中一個抗爭領袖Chray Nim交談過,她本來是一個很普通的家庭主婦,育有兩個孩子,十年前跟丈夫買了機場旁的一塊土地建屋,以為生活雖困苦但還有個家,沒有想過有天會被迫遷。 然而兩年前某天,政府突然對他們這個社區的人下驅逐令,她才為了保衛家園站出來抗爭。

但其實,要柬埔寨人出來抗爭, 一點都不容易。我跟幫助金邊被迫遷社群多年的社運人士Sia談過,他說因為柬埔寨經歷過赤柬的恐怖,許多柬埔寨人都有創傷後遺症,非常害怕反對權威,加上 洪森政府對異見人士的暴力打壓,許多柬埔寨人都非常害怕捲入政治,要召集柬埔寨民眾上街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然而在柬埔寨抗爭危險,為何抗爭領袖都是女 性?原因原來很矛盾,因為女性被視為弱者,柬埔寨警察不敢對女性使用暴力,有女性社運人士,可以令抗爭現場的環境比較安全。Sia甚至跟我說,女性的親和 力竟然可以令柬埔寨出名暴戾的警察,都願意幫助他們抗爭,不會故意為難。所以Chray Nim這位普通的家庭主婦,就是這樣走上了社運之路。

其 實柬埔寨的圈地問題可謂非常嚴重,九十年代後,柬埔寨開始自由市場經濟和對外開放,但這種自由市場經濟沒有對柬埔寨人民的生活帶來太多改善,卻令二千二百 萬公頃的土地被政府強行徵收,落入中國和越南的大型企業之手。柬埔寨經歷多年戰亂,土地擁有權非常不明確,法律灰色地帶甚多,許多官員和企業收地,甚至一 毛錢都不賠償。而迫遷的過程更是暴力血腥,警察曾經開槍導致示威者死亡,2012年又有幫居民保衛家園的社運人士被殺。Sia也說他不時害怕會成為政府的 目標,其實之前金邊萬谷湖收地的案件,也是因為他組織居民抗爭,迫使政府將計劃擱置。無獨有偶,萬谷湖的抗爭領袖也是女性。相信在可見將來,會有更多女性 加入這個行列,意識到在這樣保守的社會,自己也可以推動改變。

撰稿︰陳婉容

香港電台公共事務組製作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