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主場新聞



找回web cache,拍下這張「遺照」。有些博客朋友一直以來以主場作archive,結果一覺醒來,心血煙消雲散。幸而我一直每隔一段時間就更新自己的blog(sherrychan.net),文章仍在,只是我曾經珍惜的平台不見了。

事實上我並不算多產,也經常寫票房毒藥題材(至今仍是),但幸運的是,從一開始,主場讀者就對我相當厚愛,不要說個位like數,連兩位數的like數,我都幾乎沒有試過。我過去在主場的文章,三﹑四百likes是正常。雖然如此,我也不好太矯情,說自己非常著緊主場;我曾經超過半年沒有供稿,有時又會跟友儕一起批評主場的營運方向。主場是否完美?絕對不是。跟所有網上媒體一樣,「呃like」是他們的業績指標之一,為了這個未必代表知識水平的指標,主場也做過好些我們頗不認同的事。因為主場已死,就一面倒的為它說好話,也不是我們應有的批評懷疑態度。

然而昨日下午知道主場成為歷史,仍是震驚﹑錯愕﹑難過,久久難以平復。如果主場不過是芸芸網媒中比較成功的一個,想必沒有那麼多人立刻出來拯救博客文章,甚至要另建平台「重現主場」,主場博客們也不會立刻團結組織起來。主場新聞不是很多人說的「離地」平台,它從一開始就有立場,去年年初「佔領中環」還未成為真正熱門新聞名詞,主場已經為佔中另闢新欄;友人又提到今年7.2佔領遮打道後,511被捕者的文章長期置頂。主場新聞不是just another internet media,本身的資源當然是主因(有十多個員工可算豪華網媒),然而如果一個傳媒真的只是靠「抄新聞」和一堆博客免費貢獻文章呃like,恐怕永遠無法擁有主場的影響力和地位。

友人說,新聞自由半年前在明報響起警號,有許多新媒體人士以此作為媒體「世代交替」的徵兆,紛紛出來高呼「舊媒已死,新媒崛起」。她當時就寫過,新舊媒體本是同氣連枝,誰說新媒體就不會受到打壓?新媒體何以覺得自己可以獨善其身?有二十多萬likes的主場新聞一夜之間化為歷史,上班人士無法再在主場讀博客打發時間,剛剛有興趣關心政治的學生頓時失去了一個可靠的政治文章database。主場新聞倒下,台灣人一樣關心,當香港與台灣逐漸認識到,我們皆生活在同一個強國的陰影底下時,兩地知識份子與文化人的連結,對於抵抗對言論自由的壓力,是何其重要。主場新聞從來都是連結兩地的最佳平台之一。它的成功,絕對不是偶然,亦絕對不是「早來早上岸」的結果。我有點悲觀,我常常在想,主場新聞,或是可一不可再的現象。

然而傷春悲秋過後,日子總要過下去,我更加著緊的是,其他民主陣地會否一個一個倒下?明報會否加快整治星期日生活,傳媒是否會一個一個歸邊,其他網媒如辦公室曾受過攻擊,又被拒採訪的香港獨立媒體,可以支撐多久?在懷念主場的同時,請大家繼續守護我們一點點流失的輿論陣地。主場倒下,在瓦礫中,我們要更莊敬自強。這兩年,很感謝我在主場認識的記者﹑編輯﹑博客朋友。你們的優秀是我進步的動力。從今以後,願我們仍能各就所能,迎難而上。只要此心如一,那裡相見,那裡就是我們的主場。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