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為人」就是最好的理由-訪問「香港巴勒斯坦之友」組織




(按:這篇訪問,原想在主場新聞刊出。在打好的一剎,身後友人突然驚呼:「主場結束了。」我原以為是惡作劇。證實之後,震驚﹑難過得無以復加。當然主場結束,不代表我們不能夠再發聲。相反,我們必須更相信自己的力量。不管是以巴問題,是香港政改問題,我們都要用比平時更多的力量去呼喊。)

執筆之際,加沙的死亡人數已經上升至超過800人,當中有200人是孩子,至少七﹑八成是平民。在美國和以色列控制國際主流媒體之時,巴勒斯坦卻在新媒體和社交媒體的戰場中勝了一仗。一張張巴勒斯坦孩子的血腥照片,見證世上其中一次最持久的非法佔領,為人類整體平添了多少難以平反的不義。

身在遙遠的東亞小島,是否代表只能束手搖頭嘆息,感慨世界和平只是烏托邦式理想?書展期間,由在港巴勒斯坦人和其他反對以色列侵略的不同國籍在港人士成立的組織「Friends of Palestine in Hong Kong」(香港巴勒斯坦之友)則在灣仔天橋拉起橫額,嘗試向香港人訴說主流媒體外的巴勒斯坦真像。這個星期天下午,組織將首次發起遊行,呼籲香港人加入,從灣仔步行至以色列大使館抗議:「沒有國際壓力,以色列會繼續為所欲為。即使遠在香港,我們都有道德責任阻止屠殺。」

蘇格蘭人Jack Muir是組織成員,與巴勒斯坦或中東皆無血脈關係,關心巴勒斯坦只因為這是「世上最大的不公義」:「過去五十年,以色列不斷違反國際法,視聯合國所有譴責其侵犯人權的決議如無物。縱使如此,西方各國政府並沒有站在公義的一邊,堅持繼續武裝以色列軍隊,美國每年給予以色列鉅額軍事援助。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誰是誰非,在媒體中被完全顛倒,國際社會隔岸觀火,大大地助長了以色列的野心。」

「以巴衝突」的另一個面向

西方媒體多鞭撻哈馬斯(Hamas)的「挑釁行為」,支持以色列的「自衛權利」,對於歷史前因後果,雙方軍事實力懸殊,加沙在過去七年來的情況,卻只輕輕帶過。早前倫敦有聲援加沙巴勒斯坦人的遊行,針對的不止是以色列,還有被指在報導中偏袒以色列的英國廣播公司(BBC)。不少公眾人物亦指出在西方媒體中,譴責以色列是禁忌中的禁忌,例如美國著名猶太裔作家Naomi Wolf在社交媒體中提及,她在文章中用「種族屠殺」(genocide)字眼形容以色列的行為,就受到雜誌明言阻止。Jack認為,在與以色列或猶太民族親緣性不算強的香港,主流媒體相對亦較包容譴責以色列的聲音。

他提及西方媒體將巴勒斯坦人塑造成「不要和平的好戰恐怖份子」,但事實絕非如此。加沙自2007年起,就生活在重重圍困當中。巴勒斯坦人民普遍認為法塔赫(Fatah)過度與以色列合作,無法代表巴人利益。「哈馬斯是民主選舉選出來的政府(democratically-elected government),巴人的合法代表,不可以因為以色列不承認,就將加沙地帶重重圍困,截斷資源,令巴人生活在水深火熱中。」關心以巴問題的人或許沒有忘記,2012年以色列就在加沙對出海面襲擊從意大利拿坡里開出,載滿救援物資(如藥物﹑建築材料﹑兒童故事書)與人道工作者的救援船Estelle。

「恐怖份子」標籤模糊真相

哈馬斯早前拒絕由埃及提出的停火協議,成為了以色列擴大對加沙軍事侵略的口實。哈馬斯拒絕停火,是否出於好戰?「只要仔細看清楚停火協議的內容,就不難明白哈馬斯為何拒絕。加沙有一百八十萬人口,然而跟以色列和埃及的邊境都不通行,海陸圍困造成加沙嚴重貧窮,資源短缺,甚至出現人口慢性營養不良情況。當漁民出海捕漁時都被以色列海軍攻擊,孩子在沙灘踢足球時會被以色列狙擊手當箭靶,你要巴勒斯坦如何接受一個不會令加沙脫離非法封鎖的『停火協議』?以色列沒有被非法封鎖,被非法封鎖的是加沙,他們不曾平等過。被佔領地區的人民本來就有資格反抗,誰有資格譴責?一天不停止封鎖,他們都沒有給予加沙真正『和平』的機會。哈馬斯已經明言,只要解除加沙封鎖,令救援物資得以流入,開放海港予漁民捕漁,他們就會停火。這是以色列沒有告訴大眾的故事。」

然而哈馬斯向以色列發射火箭,卻是千真萬確的事實。「沒錯,但從傷亡數字,你就可以見到以色列對加沙所用的,是如何不對等(disproportionate)的武力。當以色列向救護車﹑醫院﹑報館和聯合國學校展開攻擊,他們的目的就已經非常明確──他們要的不是停止哈馬斯的火箭。他們針對的,一直都是巴勒斯坦平民。」

對於國際輿論對哈馬斯利用巴勒斯坦作人盾(human shield)的指控,Jack說至少他在「香港巴勒斯坦之友」組織中的巴人朋友,還有他身在巴勒斯坦的朋友,都說絕無此事。然而為何哈馬斯的火箭總是在平民民居發射?難道不是為了利用民居掩護自己?「以色列的軍事基地設在首都特拉維夫,而特拉維夫同時也是平民聚居地。同樣道理,整個加沙都是平民民居,沒有軍事基地。他們在圍困的不是哈馬斯,而是平民。如果要指控哈馬斯在平民範圍活動,恐怕是雙重標準。」

巴勒斯坦與香港人何干?

訪問到了最後,我不禁問:「香港人有甚麼可以做?」關心帶來的只有沉重的無力感,國際法如同一張任由美以亂塗的白紙,聯合國在機構屬下庇護巴人難民的學校都被以軍攻擊的時候,還是只能出口譴責,血腥情節每天在加沙持續上演,不斷上升的死傷數字背後,其實全部都是寶貴的生命。杯葛以色列產品,在美國不斷鉅額金援以色列的時候,是否杯水車薪?「我認為杯葛是好開始,」Jack嘆了一口氣,「如果南非種族隔離都可以用國際社會杯葛撤資的方式推倒,我相信沒有不去嘗試的理由。」

輿論壓力是否無用?同屬「香港巴勒斯坦之友」的香港人Dawnie認為絕非如此:「以前只有明珠台會較大幅報導加沙地帶新聞,但現時翡翠台亦有報導,誰說這不是好的現象?以前報紙會用較『中立』的字眼如『以巴衝突』,但他們現在逐漸意識到這不是一場對等的衝突,而是恃強凌弱的『屠殺』。」

對Jack和Dawnie而言,「人道主義」就是香港人站出來支持加沙的最好理由。要支持加沙,你不一定要是伊斯蘭教徒(事實上,加沙亦有不少巴勒斯坦基督徒,一樣遭受以色列攻擊),不一定要是基督徒,只要同樣作為人類的一份子,就對世上另一端所發生的極端不公義,有著無法擺脫的道德責任。

「生而為人,就是支持加沙的最佳理由。」

Stop the Massacre in Gaza Massive Protest, 「 停止加沙的屠殺 」大規模抗議行動
日期:2014年7月27日
時間:下午2時
集合地點:灣仔修頓球場
Facebook活動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52477169762426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