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以色列政權的「杯葛、撤資及制裁運動」有用嗎?





原刊於本人Facebook專頁,後評台轉載

Noam Chomsky提出對BDS運動(針對以色列政權的杯葛﹑撤資及制裁運動﹑Boycott, Divestment and Sanction Movement)的質疑。

BDS主要理念是鼓勵所有人對以色列進行經濟制裁。所謂杯葛即罷買在以色列製造的貨品和以色列品牌;同時呼籲學者和文藝界人士避免為以色列塗脂抹粉,例如藝術家可拒絕在以色列舉行畫展。年前村上春樹獲頒耶路撒冷文學獎,就曾被遊說以拒絕到場領獎作無聲抗議。後來他堅持出席並發表了充滿人道主義的高牆與雞蛋謝辭,成為一時佳話。撤資於個人層面其實與負責任投資同義,主要是留意投資組合有沒有直接或間接支持以色列的國家暴力行為。

BDS主要目標有三:一,終結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非法佔領;二,支持以國境內的巴勒斯坦人獲得完整公民權;三,宣揚聯合國194號決議下巴勒斯坦難民返回母土的權利。許多對運動成果樂觀的人把BDS跟八十年代間接終止南非種族隔離的南非撤資運動比較。Chomsky質疑的正是第三點,認為「堅持這一點就肯定會失敗」。他認為黑人對於南非白人政權有實質用途(當時歐美廠家都在享受在南非黑人比白人廉價八分一的工資),而以色列則希望完全去除巴勒斯坦人這個大包袱。再者,冷戰背景令曼德拉得到古巴政權支持(植入式廣告:有興趣的話可讀本人新書《茉莉花開-中東革命與民主路》中關於曼德拉的部份)。相反,巴勒斯坦人卻不能仰賴大阿拉伯民族主義,如今阿拉伯國家早已是各家自掃門前雪。

我明白Chomsky的質疑,但卻比他稍稍樂觀。BDS運動幾乎從美國﹑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政治搏奕中抽離,既不對巴勒斯坦問題抱持任何立場,也不為激進的哈馬斯或溫和的巴解背書。其不流血人道抗爭的理念使其站穩道德高地。無疑令南非撤資運動得以成功的冷戰博奕不能複製,但我們卻不能忘記,能夠令國際社會同情巴勒斯坦的,畢竟不可能是一次又一次的恐襲。南非撤資運動初時亦因為美國撐白人政權的腰而成效不彰,後來一切,都是數十年的努力,加上歷史機遇而已。

(每次讀老人的著作﹑文章或訪問,都希望他身體健康多活幾年,年紀這麼大思想還清晰,還走在時代尖端,真是偶像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