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等待果陀-應如何理解後兄弟會的埃及?


(Image Source: Al Jazeera)
在穆爾西被攆下台十一個月後,埃及終於舉行重新選舉,結果也是毫無懸念--軍方授意的塞西將軍(General Abdel Fattah Sisi)取得壓倒性勝利。大選前夕,選舉委員會幾乎在乞票,又將選期拉長來催谷投票人數,連恐嚇和罰款都出動,結果投票率還是低得可憐的44.4%。在兩場廣場風暴,兩個被民眾的怒哮轟下台的總統和軍方對穆兄會餘黨的大規模清剿後,埃及已經不可能是原本的埃及。這場政府機關不中立,又沒有公平競爭的選舉,已足證軍事統治的陰霾,最終還是回到埃及的土地上,然而是否代表當年茉莉花革命的成果已盡成煙塵?在「選舉」之後,或許我們應梳理埃及從伊斯蘭政黨上台,到軍方重新奪權的脈絡,來嘗試理解埃及的「後穆爾西」之路。

穆爾西下台-「深層國家勢力」奪權陰謀?

兩個月前,半島電視台訪問了穆斯林兄弟會創辦人哈桑班納(Hasan Al-Banna)的孫兒,牛津知名伊斯蘭研究學者塔里克拉馬丹(Tariq Ramadan)。拉馬丹對於茉莉花革命的看法一向比主流輿論審慎,早在二零一一年埃及風起雲湧,全世界都跟開羅廣場上的民眾一般熱血沸騰,以為民主終於在中東地區落地生根時,拉馬丹就在這些主流意見的頭上潑了一盤冷水:這些民眾的要求其實並沒有媒體想像的那麼自由派,那麼普世,那麼民主。許多開羅廣場的民眾反對穆巴拉克,都不過因為物價飛漲所帶來的經濟壓力而已。他同時認為埃及軍方並不會善罷甘休,容許他們過去三十年的超然權力下放至一個小小的投票箱內,何況埃及軍方每年都坐擁美國鉅額資助,而穆斯林兄弟會上台所代表的伊斯蘭復興,正是美國最不願意見到的中東景象。後來埃及政局的發展,竟是拉馬丹的擔憂一一成真。

在二零一四年六月的訪問中,有人質問穆斯林兄弟會迅速下台,是否因為不善管治,而且擺脫不了伊斯蘭主義的獨裁傾向?拉馬丹的答案是「否」。他認為穆兄會下台是因為軍方勢力和所謂「深層國家勢力集團」(deep state,即在穆巴拉克時代發展出來的龐大軍政警機制)意圖重新奪權。然而穆爾西在上任後半年不足,即試圖給予自己無上權力,可以任意修憲,又解除總檢察官的職務,令拉馬丹的論點聽起來有為穆爾西開脫之嫌。但其實穆爾西是否真的如反對聲音所言,是「新法老王」﹑「新穆巴拉克」,而他的政權是「選舉獨裁」(Ballotocracy)?

穆爾西是否獨裁者?

就此,美國雜誌The Atlantic就用「第四政體指數」(Polity IV Index,是一個憑選舉和政治參與開放性﹑行政權力制限﹑行政替補開放性等指標來評估政體民主程度的指數)來評估穆爾西短短一年零三天的政權。結果是,穆爾西的政體屬於「社會轉型」(Societal Transition)政體,而在-10至10,從獨裁到民主的光譜當中,這個指數給穆爾西的分數是4(雖然作者認為2是一個比較合理的分數)。

穆爾西不是聖人,但他也不見得是反對者口中的獨裁者。拉馬丹教授在穆斯林兄弟會下台後的評論,一針見血地指出了伊斯蘭政黨,包括穆兄會的問題--他們跟不上世界大勢,跟不上國際關係形勢,更加跟不上全球化帶來的種種轉變。國家權力對於這些伊斯蘭政黨而言,從可以帶來真正改革的手段變成了終極目的;於是這些伊斯蘭政黨跟他們念茲在茲的所謂伊斯蘭革命割裂,忽視曾經重視的經濟問題﹑公民權利與自由的問題﹑民生或政制問題;變得反動且無視一切改革意向與需求。他們只在乎由永遠的在野黨(甚至被禁制的地下組織)變成光明正大掌控國家權力的合法政權。茉莉花革命令中東和北非的伊斯蘭政黨出乎意料地復興,然而民眾其後對這些政黨的不滿,卻是如出一轍。

塞西時期-軍事統治大舉重臨?

穆兄會失敗既成事實,在這場總統「選舉」之後,又應該如何理解埃及?埃及前總統納賽爾﹑薩達特﹑穆巴拉克皆是軍人出身,當前的疑問就是,在穆巴拉克下台,穆斯林兄弟會上台的這一台戲之後,塞西將軍能否承繼過去威權統治的社會資源。在過去十個月,塞西備受埃及媒體吹捧,將他捧成第二個政治強人,令人有埃及刮起另一陣強人政治旋風的錯覺;然而投票率似乎已經說明塞西將軍認受性成疑。塞西在穆爾西下台前,在埃及並無多大聲望,現時的所謂塞西狂熱(Sisi-mania)幾乎都歸因於媒體的大力催谷。然而塞西選舉失利(在一個輸贏沒有懸念,投票率才是關鍵的選舉,44.4%絕對是選舉失利),屬於「深層國家勢力集團」的電視媒體並沒有為塞西抬轎,反而大幅報導,足證塞西對於deep state的控制遠不如他的前任穆巴拉克。

接近一年前,當穆爾西面對一場與「茉莉花革命」相似的情景時,筆者評論過,穆巴拉克的倒台其實早有端倪。前總統薩達特的「糾偏運動」(撤銷前總統納賽爾(Gamal Abdel Nasser)治下所有與外抗衡的偏激經濟措施,釋放政治犯,撤銷新聞審查,廢除一黨專政)雖然短暫,然而仍然令威權統治的螺絲在無聲中鬆綁,經濟自由化令中產階級崛起,潛伏在新生代中的主流民意爆發,造就了推翻穆巴拉克的革命。現時塞西的支持者,不外乎是那些對於民主沒有太多憧憬,只希望政府在經濟上有所作為的民眾;沒有了強人的光環,塞西的認受性幾乎完全建基於他的經濟措施之上。如果假以時日,他還沒有交出任何經濟奇蹟,那麼他將會面對和穆巴拉克幾乎一模一樣的指控:踐踏人權﹑高壓統治﹑民生凋敝。塞西提出的「民生政策」包括採用慳電膽來解決電力不足問題﹑鼓勵青年將農產品運往「貧窮地區」售賣以解決失業問題等。很難相信這些措施能夠改善埃及民生,事實上,埃及貨幣在近年政局動蕩之下加倍貶值,能源入口因而愈發昂貴,旅遊業受到重創,任何經濟措施都難以在短期內見效。這種對於強人能強政勵治的幻想,其實特別容易幻滅。

一年前筆者寫道,廣場政治最終只會將軍事統治的陰霾帶回埃及的土地上,永遠的廣場政治只會為埃及帶來一個又一個的法老,無法實行真正的民主轉型;然而我也相信,正因民眾已經省得廣場的效用,他們亦無法容忍另一個希望穩坐王位三十年的新法老王。穆爾西被迫下台,或許是因為許多埃及民眾對於民主的見解流於膚淺,然而民眾聚集而成的政治力量,已經儼然成為無法再收回來的子彈,在政治光譜愈趨兩極化的埃及,可以一觸即發。無關好壞,這就是埃及在這一刻的政治現實。那位法老的位置都坐不穩,那位法老都可能被另一位法老取代。直至埃及公民社會真正成熟,民主才能夠終結這場永劫輪迴。Al Jazeera為一篇關於塞西的評論取了一個叫人擊節的題目:The Godot of Egypt(埃及的果陀)。在Samuel Beckett著名劇目「等待果陀」中,兩位主角一直在等待一個名為果陀的人,然而他們不知他的身份外貌,甚至不知其人是否存在。等待果陀,似乎注定了徒勞無功。

延續閱讀: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沉默的抵抗-寫在巴勒斯坦入聯之後

Source: White House: No plans to withdraw Palestinian aid after UN vote 主場新聞:沉默的抵抗:寫在巴勒斯坦入聯之後 好夢由來最易醒。看投票影片在電視上重播數十次後,對於巴勒斯坦這場難得外交勝仗的感動逐漸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在眼前緩緩鋪展的現實畫面;所謂公義得彰顯即使不是天真無知,都是陳義過高。慶祝過後的巴勒斯坦地區仍然在以色列的佔領下,隔離巴人與他們世代耕種的土地的高牆依然屹立。紙上的勝利像一劑叫人無比亢奮的迷幻藥,但刻下仍然是槍炮﹑病毒與鋼鐵的世界,巴勒斯坦人不會從此獲得一國公民的保護與尊嚴;四散漂泊的巴人不會因此獲得回歸母土的權利。以色列立時宣佈增建三千多間非法殖民住屋。 卻是不由自主的找回薩依德的《流亡者之書-最後一片天空消失之後的巴勒斯坦》來重讀。這些年來一直反芻著書中一句:「寧取前途未卜的世俗成份,莫取直截了當的神聖救贖」。數年前初讀的撼動難以言說。六十五年無根無籍的失所飄零,在民族尊嚴的不可觸下,凡俗種種孕育了更難以屈折的希望。巴勒斯坦地區的出生率一直遠較以色列高,加沙人口幾乎處於爆炸狀態,三百六十五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住了近一百七十萬人,在斷水斷糧的狀態下還依然高踞世界人口增長率第七位。在世上最大型的露天監獄,人們還是過著平常生活,男人和青年們在加沙海岸捕魚沖浪,婦女搓中東 pita 包子;從微小處可見與土地數百年難解的連結。也許巴勒斯坦人很清楚:既然鍚安主義者要把他們往死裡打,生存就是最好的還擊辦法。卑微如螻蟻但永遠不會被徹底消滅,活著就是最有力的抵抗。相比訴諸上帝,滿嘴聖經與「賜予」的錫安主義者,他們活得更像一個人。 以色列早知在美國沒有否決權下巴勒斯坦必然在聯合國取得大比數支持,刻意淡化巴勒斯坦由「觀察員實體」升格為「觀察員國」的重要性,只道是「微不足道」的變化;另一邊廂卻在會上大肆譴責巴解不尊重奧斯陸協議,跳過和談私自尋求立國,破壞和平進程。如此氣急敗壞,叫人想起八十年代經歷國際社會大舉撤資,仍不肯就範的南非白人政權。以色列一直以中東民主國家自居,以此維持文明﹑西化形象,掩飾其對於「野蠻」﹑「東方」的巴勒斯坦人的制度暴力。但以色列國會卻在去年十一月國會通過了一條「反杯葛議案」 , 容許以色列公民以民事訴訟方式,控告任何響應國際杯葛﹑撤資及制裁(

譯文:訪問賴特(Erik Olin Wright):階級為何重要?

按:此文為中文馬克思主義文庫紀念Erik Olin Wright系列之七,也是最後一篇。再次感謝文庫編輯幫忙校對。這篇不好翻譯,因為名詞很多,但同時很好翻譯,因邏輯非常清楚。單是翻譯也還是從Erik身上獲益甚豐,真好。 原文: Why Class Matters 翻譯:陳婉容(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社會學博士研究生) 賴特(Erik Olin Wright)作為一個認真的激進學者,在1970年代「墮入馬克思主義」是唯一的選擇。 然而,到了1990年代,馬克思主義退潮至學術界邊緣位置,已難說是理所當然的選擇。賴特從未他顧。他視馬克思主義為一組獨特問題,以及回應這些問題的概念框架,而非一堆死板理念或一套特殊的方法論。由此,他開始重建社會學馬克思主義(Sociological Marxism)。 賴特的馬克思主義是正規社會科學,但引領其步伐的,卻是對社會主義的追求。 在四十餘年間,賴特將心力投放於馬克思傳統的兩個核心部份:階級與社會轉型戰略。賴特新作《理解階級》(Understanding Class)(譯註:於2015年出版)對階級的處理方法,直接挑戰了皮凱提(Thomas Piketty)和史坦丁(Guy Standing)等學者。電子書《資本主義的替代方案》(譯註:全名《資本主義的替代方案:民主經濟的提案》(Alternatives to Capitalism: Proposals for a Democratic Economy),於2016年出版)紀錄了他和漢內爾(Robin Hahnel)間的辯論,賴特並表明了近年對社會主義可能性的想法。 最近賴特(下稱EOW)訪問澳洲,並在期間接受了《雅各賓》編輯Mike Beggs(下稱MB )的訪問。訪問內容廣泛,他們從韋伯﹑馬克思談到市場,以及賴特對於左翼戰略的看法。 MB 不如先談談為甚麼階級重要的問題。葛魯斯基(David Grusky)曾直言,從宏觀觀點而言,「階級」只是學術建構的產物。你如何回應? EOW 我不認同階級缺乏現實基礎的主張。對於「『階級』概念是否具現實基礎 」這問題,我認為答案是:這個概念有否辨別出那些對人類生活產生因果作用力的現實機制,而不管人作為行動者是否注意到由這些現實機制而劃出的因果作用力或法律範疇的界限。 馬克思主義理論指出,從生產

我為甚麼不去日本

有沒有人期待愛國愛黨憤青文章?有的話請把鼠標移到螢光幕左上角,按向左的箭頭一下--你已經回到上一頁了(啊你已經看不到這句話)。我並不打算重溫日軍侵華或舉證支持釣魚台是中國的。又,其實釣魚台真的是中國的嗎--待我國際法學有所成後就寫篇文章談談這個問題,現在就先不胡謅。 其實絕大部份高度發展國家都是小時候跟父母去的。歐洲﹑美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等--獨欠日本。身邊每個朋友都已經把東京大阪跑熟,把日本當另一個家了,我卻是每年都去台灣。心癢想念snowboard也只會想起瑞士,日本從不在考慮之列。 友人健吾是人所共知的日本通,他的日本文章我卻都是離著魂看,怎麼都捉不到神髓,圈個錯別字就當給了意見。對日本之完全沒興趣甚至能追溯至高考時代--當年老師說她教歷史幾十年來從未給過如此高分--但我卻是完完全全的討厭日本史,從幕府到鎖國到維新全都是隔著一層紗的唸。中史和歐洲史卻毫不費勁,睡著考都高分。啊還有,除了村上春樹﹑芥川龍之介﹑三島由紀夫和川端康成等最響亮的名字,我想不起我還唸了那些日本文學。都算枉稱文藝少女。 前幾天媽媽還問我:去不去名古屋?我想也不想就說:不去。再之前爸爸問我要不要跟他去尼日尼亞,我卻是立刻雙眼發光:真的嗎?終於肯帶我去了嗎?(不過他又反口了,我爸真的很不可信) 近來也忍不住想,究竟是為甚麼,我都跑了那麼多地方,還是從未踏足日本。看人家的照片,立山黑部山中壯麗的景色,北海道澄澈冰藍的湖面,京都漫山遍野的紅葉,甚至叫人嘴饞的壽司甜品拉麵,竟都勾不起我一絲一毫親身觀看的欲望。友人把日本鄉間的照片傳來試探,以為看到樸實鄉野我會有所動搖,我卻回了一句:看草看牛看河溪,我怎麼不去偉大祖國。反而是有人拿沖繩來引誘我,對陽光與海灘有點動心--畢竟琉球跟日本是差了千萬丈遠。 雖然難以絕對肯定,但我對日本毫無興趣,可能因為我所認識的日本文化跟我個人性格實在是南轅北轍。日文我固然不懂(要是對一個文化完全沒興趣,絕對不可能學他們的語言),但認識到他們所謂的敬語即覺手臂發麻。多間接,多虛假,多肉麻。肯定會有人說:你看你,寫那麼多文縐縐沒人懂的東西,還說人家噁心。這是不一樣的--情感有毛毛細細,不代表說話要轉彎抹角。 換個角度形容好了。在途上遇上來自七大洲五大洋的朋友,當然要好好交流語言,尤其是粗話。遇上日本旅人,我總會很認真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