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四月天


這一年間發生了好些意想不到的事。沒有想過的機會相繼來臨,沒有想過會發生的事最終還是發生。暗自思忖來日回首,這些事算是小事或是大事,端視我日後努力與造化。然而畢竟是難以強求太多的,我心裡明白得緊。

近來總是念及祖輩給我起的古雅的名字,畢竟蘊涵家人於我深厚的寄意:他們願我為人溫柔婉約,兼容並蓄。有容人的雅量就是溫柔了罷,上善如水不也是同一意思;水無形卻有道,那道終歸是生而為人之根本。

之前手寫貼在電腦上的是「風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翼也無力」,紙糊了之後又換了一句:「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老掉牙得緊,幾乎有陣陣文人的酸臭味了,卻又時刻不敢有負。時常記起舊日的躁進愚昧,那些無以名狀的頹靡與脆弱,那些在耽溺中虛渡的青春。於是尤其珍惜今日的靜穆與篤定。至於那些我無法攀越的限制,也許不過是那些映照我自身短缺的鏡像,如同一道迴旋的門,容我穿透,就見著另一處山水。來回滌蕩,求的是一身輕省澄明而非一處終站,於是無有所謂不能攀附的山。

人間又四月,我想起許多年前的四月天,那個倚在宿舍窗邊看雨的自己,當時漂泊無定且野得無從馴服的自己。千迴百轉以後,我還是念念那純粹的意象,懷念當刻對夢想有跡近偏執的忠誠。縱或徒勞,馳而不息,澄澈虔誠,如同信仰。銘記。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