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明報


圖片來自:讀者齊撐!守護明報編採部 facebook 專頁
從不曾在明報工作過,只是在明報寫過專欄,現時也經常為星期日生活,偶爾為世紀版撰文。不諱言認識很多好朋友都任職明報,但關心此事不只因為淵源,而是因為明報是還會做偵查式報導,還會用頭版大字報導六四,還會緊守及行駛傳媒監察權力之作用的大報。我那些在明報編採室的友人,是我認識過的最有使命感,最自覺於新聞作為第四權的作用,對揭露權力的醜陋最不遺餘力的新聞工作者,是我努力奮進的標竿,是我量度自己的尺牘,更是我最好的良師益友。很多人提及明報追查四川豆腐渣工程的來龍去脈,這些都不過是明報多年以來出色新聞工作的一部份而已。

明報真的算是我成長的地方。我想不到香港還有那份報紙會把珍貴的版位如此安心地給一個不知那裡冒出來的人去寫冷門至極的國際議題。要寫甚麼,跟編輯講個大概字數就可以,從未過問內容和觀點。這樣的自由,正是每個寫字的人最渴望最珍惜的。而在這幾年傳媒界的腥風血雨中,誰人都知針砭時事從來有代價,所以尤其珍惜明報所給予寫字人的自由。突然撤換總編必然關乎政治,這不是明報或明報員工的事,是我們大家的事。李慧玲被撤出晴朗才過了多久?整頓傳媒的計劃,恐怕現在才開始。

深夜,我想起趙越勝《燃燈者》裡的這一句:「不管天光大開,還是燭光掩映,清醒的靈魂總守候著,只要有人守候,就總有破曉的可能。怕就怕我們都沉睡了。」新聞自由不止是明報員工的事,新聞自由也不只是明報讀者的事,喪鐘為所有人敲響了,你聽到的。我們只有打破沉默,堅定地站在一起。鍥而不捨地追查真相的記者,曾經為我們的社會在暗夜裡燃燈,到了今天新聞自由踏入寒冬,願我們會打破沉默,共同守護我們共有的產業。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