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3

明報世紀(20/6/2013):魯哈尼時代-伊朗民眾要甚麼?

Image
世紀.Global﹕魯哈尼時代:伊朗民眾要什麼?

2013年6月20日 (四)

【 明 報 專 訊 】 執 筆 之 時 , 溫 和 改 革 派 的 魯 哈 尼 (Hassan Rowhani) 已 在 首 輪 總 統 選 戰 中 取 得 過 半 得 票 勝 出 。 雖 然 許 多 民 眾 因 去 屆 選 舉 舞 弊 而 對 政 制 失 望 , 投 票 率 依 然 達 七 成 半 , 足 證 伊 朗 人 對 自 己 的 政 治 身 分 有 深 厚 認 同 。 筆 者 在 魯 哈 尼 勝 選 當 晚 參 與 了 群 眾 在 德 黑 蘭Valiasr 的 街 頭 慶 祝 活 動 , 在 為 眼 前 的 勝 利 歡 呼 的 同 時 , 伊 朗 人 亦 未 忘 4 年 前 綠 色 革 命 遭 血 腥 鎮 壓 的 傷 痛 , 藉 官 方 容 許 慶 祝 活 動 通 宵 進 行 , 在 街 頭 高 呼 「 釋 放 穆 薩 維 」 ﹑ 「 再 見 內 賈 德 」 。 艾 哈 邁 迪 內 賈 德 執 政 8 年, 伊 朗 經 濟 一 蹶 不 振 , 4 年 前 的 綠 色 革 命 歷 歷 在 目, 過 半 伊 朗 人 用 選 票 表 達 了 改 革 的 意 願 。 魯 哈 尼 的 競 選 口 號 是 「 我 們 的 問 題 只 能 用 智 慧 解 決 」 , 標 誌 是 一 把 紫 色 的 鑰 匙 。 問 及 當 晚 在 街 頭 狂 歡 的 伊 朗 民 眾 是 否 相 信 魯 哈 尼 能 夠 解 決 伊 朗 的 問 題 , 他 們 異 口 同 聲 說 沒 有 人 肯 定 , 但 在 伊 朗 保 守 強 硬 派 獨 大 的 環 境 下 , 任 何 改 變 都 是 必 要 的 。 最 為 人 關 心 的 自 是 伊 朗 貨 幣 rial 的 大 幅 貶 值 與 青 少 年 失 業 問 題 。

伊 朗 官 方 的 失 業 率 是 約 12% , 但 國 內 分 析 人 士 認 為 遠 不 止 此 數 , 當 中 青 少 年 失 業 的 問 題 最 為 嚴 重 , 也 間 接 令 治 安 惡 化 。 在 伊 朗 , 即 使 擁 有 碩 士 或 以 上 學 位 , 如 果 不 靠 關 係 還 是 難 以 找 到 工 作 ; 筆 者 認 識 的 伊 朗 青 年 幾 乎 都 出 國 找 尋 機…

[明報星期日生活]:沒有民主的選舉——借鏡伊朗式普選 16.06.2013

Image
陳婉容:沒有民主的選舉——借鏡伊朗式普選

明報‧星期日現場
2013.06.16

(2014年8月:突然一堆讀者跑來跟我說:「你去年寫的伊朗式普選,現在完完全全在發生了。」好友又告訴我,黎廣德先生想我再寫伊朗式普選,因為跟香港的情況,太驚人地相似了。
去年我在伊朗採訪大選,溫和派魯哈尼突圍,但那不是密不透風的選舉機器出了紕漏,而是最高領導人需要溫和派上台緩和跟民眾與西方之間的關係(事實是,魯哈尼上台後,與英美歷史性破冰,核問題有進展,一部份制裁被撤)。有票,你要唔要?伊朗人民也有一人一票,但候選人都經過官方「精心篩選」,許多文盲選民被一車一車載去票站,手把手的被「教導投票」,似曾相識嗎?那就是香港的未來。

將香港與伊朗相比,其實我多少有點不願意,因為那並不嚴謹,伊朗是神權國家,他們的政治有非常多的宗教維穩成份,在中南部地區尤其明顯,而香港沒有;而香港又並非獨立政治體系,「普選權」來自中國,又跟主權國家伊朗難以比較。然而有一點普世共通:提名權是普選不可或缺的一部份。伊朗的「選舉」與中央現在為香港開出的「普選」框架,指向的都是一種假民主而已。一人一票與否,已經不是重點。有票,又如何?)
重返酷熱難當的伊朗隻身採訪總統選戰,在市中心每個轉角都是警察的德黑蘭,驚覺揹着單反相機,穿著連鎖店品牌長袖上衣與頭巾的我,竟是熙來攘往的伊朗人中唯一的異類。

以獨立記者身分再次踏上這片我曾獨自走過的土地,才實實在在地記起伊朗在波斯古國的美麗外衣底下,到底還是埋葬了多少人的自由。訪問數名學運青年,本想相約在某酒店寧靜的地牢咖啡室,他們說﹕「大選期間政府的便衣耳目眾多,一個外國女子,幾個學運人士在公眾場合,對你對我們都危險,隨時把你當外國特務抓進去關兩天再說。」離港前聯絡上做訪問的異見分子在大選前被軟禁,手機號碼成了撥不過去的空號,只得一把冷冷的錄音女聲用波斯語告訴我﹕機主已關機,請你晚一點再嘗試打來。政府需要這個人暫時消失,他就如此乾乾淨淨,不留痕迹的蒸發。

競選期完結前24小時,我在德黑蘭西部Valiasr區的大街上走了一圈,每走兩步就有革命歌曲播得震耳欲聾的街站與撒滿一地的宣傳品,幾乎有錯覺以為伊朗的選舉是有競爭的普選。然而競選團隊喊得聲嘶力竭,路過的人卻甚為冷漠。儘管去屆總統大選後,伊朗政壇已由保守派獨大,改革派或被軟禁或被邊緣化;綠色革命的陰霾仍籠罩着今屆選舉。2009年,改革派穆薩…

[獨立報導]蘋果日報(14/06/2013):保守勢力強大 魯哈尼縱上台無助改革

Image
蘋果日報:保守勢力強大 魯哈尼縱上台無助改革

今次大選,總統之位除了是保守派與改革派之爭,也是保守派內部的較勁。賈利利是哈梅內
伊的指定接班人,然而德黑蘭市長卡利巴夫支持率與他不相上下,有可能分薄保守派票源。改革派方面孤注一擲,在前總統哈塔米與拉夫桑賈尼協調下只剩魯哈尼一位候選人。今次大選雖因哈梅內伊加強控制而受民眾冷待,然而變數依然甚大,尤其是賈利利支持度節節下降,再加上競選期短,令選情極有可能走往無法預測的方向。

經濟辯論被視為笑話

在國內經濟持續蕭條的環境下,經濟問題與相關的外交議題,仍是今次大選的關鍵。筆者兩年前曾到訪德黑蘭,現時住宿價錢名義上是兩年前的四倍,然而貨幣大幅貶值,實際價錢其實是打了六折。入口食品和生活必需品的價錢遠遠超出民眾能負擔的範圍。美國本月初又公佈了新一輪對伊朗制裁措施,明顯希望影響伊朗大選選情。一般伊朗民眾仍受高失業率和通脹所累,亟欲政府推出新措施創造就業和遏抑通脹。
在首次電視辯論中,八位候選人就經濟議題辯論,卻被伊朗民眾視為笑話,因為沒有候選人能夠提出實質政策。經濟議題必然與外交帶來的制裁有關,一般評論都預料賈利利會持續現政府的強硬對外政策,魯哈尼則表示應改善外交關係,減少國際制裁和禁運帶來的負面影響。這些政策受民眾歡迎,但即使魯哈尼成功當選,政策在保守派反對下卻難以實現。1995年改革派哈塔米贏得七成選票當選,在保守勢力抵制下亦無法進行改革。魯哈尼雖得哈塔米背書,卻難以有哈塔米般的民眾基礎,開展改革更不容易。
在德黑蘭勞工階層集中的城市南部,商店門外自前天開始紛紛貼上魯哈尼的宣傳海報;在中產和富有階級聚居的北部,市長卡利巴夫和魯哈尼的宣傳品在商店和民居門外出現的頻率相近。的士司機Ahad用簡單的英語告訴筆者:「我會投魯哈尼一票,因為哈塔米和拉夫桑賈尼為他背書,而他們都是真誠為人民好的總統。」
在哈梅內伊嚴控選舉下,魯哈尼突圍有相當難度,但伊朗政治最大特色是完全無法預估,上屆穆薩維的支持度也是在最後數天極速飆升,只得拭目以待。

[獨立報導]評台(14/06/2013):保守派分裂 改革派待機

Image
{編按:伊朗今日舉行大選,編者的朋友陳婉容到了伊朗直擊選舉,她這兩天都在首都德黑蘭,今天預計將到訪伊朗保守城鎮什葉派大本營庫姆,這是她為《評台》寫的友情特約報道,祝她平安順利,也祝願伊朗人能夠早日擁有真正的民主。}


伊朗總統大選禁止拉票期之前一天,街站與拉票區Varliasr Square附近的德黑蘭大學重門深鎖,有警衛在閘門外把守。今屆大選定於6月14日,對於伊朗最高學府也是個敏感的日子。2009年6月14日晚,德黑蘭大學校長向巴斯基民兵打開大學大門,容許他們鎮壓校園內響應綠色革命的反政府示威,在宿舍向學生開槍,最少七名學生死亡。

血腥鎮壓綠色革命後 民眾灰心
今屆大選是綠色革命遭血腥鎮壓之後首次,筆者到埗以來遇上的伊朗人,都不諱言已對選舉制度和伊朗政體失去信心。任職法語教師,27歲的Edsan表示:「伊朗人冷待今屆選舉,是因為四年前的選舉還沒有完結。我們的票還沒算進結果裡,『where is my vote』的運動還沒有結果。穆薩維(編按:前伊朗總理,參選09年大選失敗)還是被政府軟禁,伊朗的經濟仍然只是第三世界水平,我們投票選的只是他們預先選好的人。」

現年30歲,經營家族餐廳的Fatima認為選舉毫無懸念,「我們的下任總統是賈利利(極端保守派,現任首席核談判員)。為甚麼?因為我們的papa(父親),偉大的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已經選擇了賈利利。你投票不投票,結果都不會改變。」雖然二人都不肯定會否投票,但都斷言選舉只是儀式。

保守派分裂 控制力降 伊朗社運人樂觀

然而,不少伊朗的社運活躍份子卻有較樂觀的看法。他們認為今屆保守派難以全面操控選舉,除因為哈梅內伊與許多保守派系的嫌隙已難以修補,也因為什葉派教士的影響力已明顯下降。伊朗的政治中心名義上位於首都德黑蘭,很大程度上卻是由在離德黑蘭一小時車程的聖城庫姆(Qom)的一批教士控制(編按:此城為什葉派宗教中心,而伊朗最高權力機構伊斯蘭專家會議的成員,許多來自此城);伊斯蘭革命後,「國父」伊瑪目霍梅尼就是在庫姆管理政事,直至1989年去世為止,接任的哈梅內伊也在庫姆領導教士。

庫姆教士權力下降,除了因為1979年隨霍梅尼打天下的革命派已達垂暮之年,亦因為選民年輕化,庫姆經常跟主流民意背道而馳,教士體制內部亦出現派系分裂。今次選舉,屬超級保守強硬派政治組織伊斯蘭革命穩定陣線(Islamic Revolution Stability F…

[獨立報導]主場新聞(13/06/2013):有篩選的選舉 伊朗人心灰 改革派頑抗

Image
主場特約報導:有篩選的選舉 伊朗人心灰 改革派頑抗

【主場特約記者陳婉容伊朗專訊】將於周五舉行的伊朗總統選戰已進入選前24小時的禁止宣傳期,所有競選活動都不能再進行。周三下午,幾乎所有候選人的競選團隊都在德黑蘭城西的Valiasr Square進行最後拉票。

軟禁異見人士

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對今次大選嚴加控制,以防類似去屆「綠色革命」的情況再次發生,除加強互聯網控制,關閉了能用以「翻牆」的VPN系統,許多異見份子和記者也在大選前被軟禁。由於政府禁止集會,周三德黑蘭市中心拉票區域有大批警察在場戒備。

今屆報名參選總統的人有近七百名,包括完全無望的女性參選人,也包括改革派大熱門,溫和派的前總統拉夫桑賈尼和現任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的指定接班人馬薩雷,但二人都被有權篩選總統和國會候選人的憲法監督委員會(Guardian Council)剔走。剩下來的八個候選人只有二人不屬保守派。

保守派分裂 改革派仍有機

八人中除德黑蘭市長賈利巴夫以外,在伊朗政壇都不算是響亮的名字,但只得二十天的短暫競選期,民眾支持難以集中到任何候選人身上,正合乎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嚴控今屆選舉的本意。國內評論一致認為現任首席核談判員賈利利是哈梅內伊的指定總統人選。

2009年綠色革命後,伊朗政壇的溫和派和改革派逐漸合流,以前總統哈塔米和拉夫桑賈尼為協調中心。現時改革派孤注一擲,由哈塔米去信勸退另一改革派候選人阿雷夫,希望將所有進步票源集中至前伊朗首席核談判員魯哈尼身上。在三次電視辯論後,魯哈尼在外交和核問題方面表現良好,支持率節節上升,逐漸逼近賈利利,對保守派存在實際威脅。而且保守派出現不止一位有力爭勝的候選人,德黑蘭市長賈利巴夫有可能分薄賈利利的保守票源。

雖然保守派操控選舉的能力不容低估,但由於保守派內部分裂,動員能力不如去屆,改革派並非毫無獲勝機會。

候選人冇計治通漲 選民冷淡

在綠色革命後,許多伊朗民眾對選舉徹底失望,以致今屆選舉相對上屆較為冷清。而且伊朗貨幣近月大幅貶值,日用品和必需品實際價錢上升至平民難以負擔的程度,但民眾最為關心的通漲和國際制裁問題,幾乎沒有候選人能夠提出口號外的實質辦法解決,直接影響了民眾的投票意欲。

在德黑蘭任職工程師的Mohammad即表示,自去屆大選後已經對政府徹底失望,今次對於拉夫桑賈尼被剔走感到意外,對其他改革派候選人亦無好感,仍未決定會否投票。

[獨立報導]蘋果日報(13/6/2013):伊朗大選-改革派的曙光與危機

Image
人生很奇妙。那時本想當記者,卻又誤打誤撞做了別的。然後第一次當記者就是獨立記者,第一次採訪就是單槍匹馬跑到中東去,語言讀寫都不通,政府絕不歡迎記者,集會也不會有記者區。自己訪問自己寫自己拍照,之前本來沒想過要做報導所以也沒準備太多。單打獨鬥有時叫人沮喪,但確實是重要的一課。之後會繼續有報導與評論見報。



蘋果日報:伊朗大選-改革派的曙光與危機(13/06/2013)



【特約記者陳婉容伊朗直擊】

今屆伊朗大選是2009年「綠色革命」後的首次總統選舉,為防像上屆民眾上街抗議選舉操控的事件重演,由最高領袖哈梅內伊領導的憲法監督委員會將大選日定於本周五,跟鄉鎮議會選舉同日投票,以保大城市外的保守派票倉;又將改革派大熱門、前總統拉夫桑賈尼剔除在候選人名單外。

哈梅內伊與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嫌隙甚深並非秘密,艾哈邁迪內賈德的指定接班人馬薩雷也被排除在今次選舉之外。不少知識分子都曾期待哈梅內伊會後悔縱容艾哈邁迪內賈德,從而支持一定程度的改革,對於哈梅內伊支持現任首席核談判員賈利利感到失望。賈利利被視為哈梅內伊的扯線木偶,絕不會容得下任何改革的極端保守分子。

然而改革派候選人並非全然沒有獲勝的可能。上屆伊朗政府得以成功操縱選舉,歸根究柢是各個保守派系,包括伊斯蘭革命衞隊、巴斯基民兵和艾哈邁迪內賈德派系等能夠合作。隨着保守派陣營內部分裂,保守派操縱選舉的機制亦受影響。若改革派能夠鼓勵選民集中投票,並非沒有抗衡的可能。

魯哈尼成爭勝唯一希望

上屆大選失利後,改革派逐漸與溫和派合流,以備受民眾愛戴的前總統哈塔米為中心重整陣營。今次大選前三天,改革派候選人阿雷夫退選,就是聽從哈塔米指示,讓路給魯哈尼。在改革派人士心目中,魯哈尼並非全然屬於改革派,而是精明地走在哈梅內伊的保守勢力與年輕知識分子之間,嘗試討好進步選民而又不得失宗教領袖的溫和派。魯哈尼是唯一一名在電視辯論上表示伊朗人應有言論自由的候選人。三次電視辯論後,魯哈尼支持率大增至緊隨賈利利,被改革派視為爭勝唯一希望。

然而相比2009年,今屆大選來得相對平靜,德黑蘭市面近兩日開始才出現熱門候選人賈利利和魯哈尼的海報,地鐵站外被丟棄的宣傳單張撒滿一地。上屆穆薩維有能力聚集大批年輕選民支持,今屆魯哈尼的造勢會則冷清得多。許多選民都表示不信自己的一票有改朝換代的能力,認為最高領袖對總統人選早有定論,對受干預的選舉感到厭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