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13

清晨.盧布爾雅娜(Ljubljana)

Image
火車抵達盧布爾雅娜的時候是清晨,五點還不到。晨曦乍現時份,甫踏出車外已覺清涼,那是從未在那趟旅程感受過的,沁入心脾的舒爽。手勢純熟地把大背包塞進車站的儲物櫃,再到隔壁月台小店喝咖啡,把昨夜讀得昏沉的小說讀下去。

到底是慵懶的底子,肯動身出去逛的時候已是七點多鐘。本來不打算來斯洛文尼亞的我,隨手在詢問處要了張地圖就漫無目的地走。然而盧布爾雅娜本質該就是如此--它沒有精華,也沒有景點,它的精華與景點就是城市本身。盧布爾雅娜小巧雅緻得如鄰家姑娘,沒有羅馬等歐洲大都的大氣之美,但總不失俐落的可愛;無法如威尼斯般叫人為之心馳神往,興許更安穩悠然。

市中心是一道又一道的橋,底下流淌的河也叫Ljubljanica。Ljubljanica是東南歐考古熱點,考古學家相信河流在古代被視為神聖的象徵,人們會把各種精美的手工藝品作水祭之用,Ljubljanica因而成為了拼合歷史零碎的一條鑰匙--出土文物遠至石器時代,近至羅馬帝國和文藝復興時期皆有。那麼看這河,也算是蘇東坡所言「俯仰人間今古」罷。

幾乎忘了多久不曾享受過那麼溫柔的陽光,彷彿在打到我身上之前先給過濾過了。盛夏七月,天氣仍如此怡人,如香港的初冬般明亮而溫和。清晨沿著河堤漫步,咖啡店都還沒開門,開了不知會否有如左岸巴黎般浪漫和熱鬧。然而那時卻只覺走了萬里路,不過為了這片刻安寧與緩慢。

繞到市中心的地標教堂後,有個露天市場,賣手工藝品也賣花跟農產品,包括讓我愛不釋手的松露菇。我不進廚房,卻蠻會挑吃的,那陣撲鼻的香分明就跟risotto會搭得上來。賣松露的大嬸胖胖的相當可親,英語也說得很好,熱情的教我松露該怎麼煮最好吃。炊事我是聽不進去的了,松露捎回家也是送人。也想要買一把紅紅紫紫的雛菊,看著高興,但還是忍了下來,畢竟是走在路上的人,美麗的東西既然無法帶走,不如就割捨了罷。

在市政廳前的一個小噴水池邊坐了下來,拿出筆記本子寫字,看導遊帶著幾個遊人來參觀這噴泉,用德語講解它的建築風格與歷史。我沒聽得懂,當下也沒打算研究,後來方知這小噴泉叫Robba Fountain或Fountain of the three Carniolan Rivers,是十八世紀巴洛克雕塑大師羅巴(Francesco Robba)的其中一個代表作品。

這個噴泉的風格跟羅馬的四河噴泉(Fontana dei Quottro Fiumi)非常相似,事實上羅巴也是…

孤獨

辦完讀書的事,做完紙,希望真的能夠去一次旅行。也許不會長,三個月左右;我也鬱悶夠了,想念外頭的新鮮空氣了。負笈英國重返校園前,好好把絲路走一遍,也去看看伊朗今年的大選。要是阿富汗安全的話,也跑一趟。

其實偶爾就會想,其實我多麼幸運。有支持我走任何路的父母與愛我的人,才有任性的條件,才有了我幾乎是野孩子的性格。我的另類我的清高,都是上一代用最庸俗的物質堆砌而成,那又有甚麼好了不起的。

只是那還是我的生命,我總不能為了滿足任何人的期待而活著。縱然那樣子路會好走一點,壓力會輕一點,也許雙親會高興一點。那大抵是為人子女永遠的掙扎,我能夠暗暗祈求的,就是他們會明白和諒解我的任性,明白我必然有我的造就與宿命;而他們再愛我,終究不能目送我走完人生的路。

不管你擁有甚麼,我們生來就是孤獨。

亂寫一通,其實我應該更長進才是。


給台灣人的話:「先經後政」還能走多久?

Image
全文見《評台》:陳婉容--《給台灣人的話:「先經後政」還能走多久?》

[按:還是同一句,請大家務必要點擊進去看,因為《評台》是計點擊率付稿費予作者的網站。請大家多閱讀多分享,贊助一下我去旅行好了!

這一次寫台灣,確實是因為對寶島有特殊感情。作為香港人遙望這分裂開的另一半,除了羨慕中國人的土地上竟有逐漸成熟的民主制度,也是擔憂大陸無孔不入的影響力,會把台灣從微小處撕裂。從來對不曾對統獨議題下過定論,只覺一中各表還是一中一台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台灣自由民主的基石,不容兩岸的經貿文化融合磨蝕。]



文章節錄:

「那邊廂南北韓在核試陰霾下劍拔弩張,這邊廂同是分裂的海峽兩岸倒是和諧得叫人發寒。
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去向即將卸任的胡錦濤主席拜個晚年,順道「請安」。這「請安」聽著礙耳,一查之下,方知是明代軍禮其中一項,是兵士見到上級軍官時的屈半膝禮。用於民間,即如電視劇教我們的,是晚輩向長輩晨昏定省之禮。連主席系出名門,畢業於臺大,負笈美國在芝大取得碩士博士,豈有不知請安禮節規範之理。這「請安」,恐怕是一次活生生的佛洛依德口誤。

回溯歷史,國共第一次合作,是國民黨在二十年代的「聯蘇容共」時期,陳獨秀,李大釗等先後加入國民黨;第二次則是抗日。四九後國民黨遠走台灣,兩岸在冷戰中分屬兩大陣營,對峙數十載;迎來國共第三次合作時,就是為了對付台灣的本土力量民進黨。早前在《佔領中環》一文遙遙仰望過台灣志士用血淚鋪墊的民主化歷史,今次想及一九九六年台灣舉行戒嚴後第一次總統大選,大陸還試射飛彈作賀禮,講流氓程度不比今日的北韓低。

時移勢易,如今國共兩黨隔岸眉來眼去,身為香港人的筆者反倒想跟台灣人民說一句:請看香港的他山之石。香港猶如此,台灣何以堪?馬英九當然希望在任內維持只經不政,不講統不提獨,然而他可以逃避兩岸政治統合的空間只會愈來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