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世紀]中東視野:伊朗會棄核嗎?02.12.2013




溫和派魯哈尼勝出伊朗總統大選後近半年,伊朗對外關係終於有了突破性發展。上周日,伊朗和美英法俄中德六國(P5+1)在日內瓦的核談判取得達成歷史性成果,伊朗方面將停止5%的濃縮鈾提煉六個月,而美國將會放寬一系列制裁,伊朗被凍結的資金亦會解凍。伊斯蘭革命後逾三十年,今次是美伊第一次就核發展達成協議。

筆者半年前採訪伊朗大選,彼時一般民眾對於前總統內賈德的負面評價,除了來自2009年對綠色革命的血腥鎮壓,還有他對外的好戰強硬態度,為伊朗帶來多項經濟制裁,直接令伊朗貨幣里爾(rial)大幅貶值。以當時所見,只是一個月之差,食品價格可以上漲幾近一倍;通脹率應該比官方公布的40%還要高出許多。魯哈尼在競選時已經表示將改善外交關係,減少制裁和禁運的負面影響。這是他能夠壓倒跟P5+1談判日久,但毫無進展的最高領袖哈梅內伊「欽定」人選,首席核談判員賈利利的原因。

他當選了,這次歷史性協議也達成了,然而當中當然有更多國內政治角力的脈絡。核問題的決策權從來不在總統,而在於哈梅內伊。而總統可以有多少影響力,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他跟最高領袖的關係,這也算是另一類「內交」吧。伊朗的政治「強硬派」(hardliners)其實只是哈梅內伊的傳聲筒,立場比他更強硬的並沒有多少人,亦不見得成得了氣候,而革命衛隊與庫姆的教士群體,大多數都完全根隨哈梅內伊的統戰策略。

魯哈尼所謂「溫和派」的力量正正發揮於此,前任內賈德在任內多次嘗試僭越哈梅內伊的權力範圍,而魯哈尼卻沒有嘗試將功勞個人化,反而處處承認哈梅內伊至高無上的地位。於是日內瓦協議出爐後,根據筆者在伊朗的年輕社運朋友所言,雖然強硬派一如以往批評協議「給伊朗的利益不夠豐厚」,「伊朗對西方讓步太多」,「放寬的制裁並不是最重要的制裁」;然而真正批評以暫時揚棄核子計劃,換取發展資金和緩和制裁帶來的經濟壓力的,幾無一人。這些現象足證哈梅內伊默許這次協議。哈梅內伊實際上是給國內經濟困境推上談判桌,無論他將來是否同意魯哈尼的溫和外交路線,至少這一刻,改善經濟是當務之急,為了維持政權穩定,他不見得會對魯哈尼對美﹑英的親和姿態作出任何制肘。

伊朗明顯不會放棄擁有核武,至少不會願意在國際上答應完全棄核,這跟伊朗在國際上的外交地位有關(一如北韓絕對不會棄核),核發展已經成為了伊朗的「核心價值」,政治人物揚言棄核等同政治自殺,所以伊朗核問題,並不是任何制裁禁運可以解決的。

這一次的日內瓦歷史性協議得以達成,是因為美國與伊朗都出現了溫和派的奧巴馬與魯哈尼。協議達成之前數月,已經有美伊總統的破冰電話通話,上兩個星期,英揆卡梅倫也跟魯哈尼通過電話,可見這次達成共識,更多是軟性「檯底」外交的成果,而非日內瓦外交桌的檯面成果。這次協議不過是暫時性的,雙方皆可以無條件抽離,而六個月後是否真的會達成實質協議,仍是未知之數。不過這次協議的重要性,正是重啟了美伊對話大門。畢竟雙方肯定都不願意開戰,現在美伊都有交代,也算是一個雙贏局面吧。

文.陳婉容(中東政治評論員)

刊於2013年12月2日明報世紀版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