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一年





生日前的那個星期六,我在母校中大的百萬大道上,聽政政系的老師談他們躁動的青春。火紅的理想總有虛妄與衝動,要沉澱多少時日,才悟得每個庸常的生命,都可以攀越虛無與種種物相的限制,都得以在寂寂天地間立正其身。我忽爾想到,悠久見生成,或許也有這個意思。我也只想這樣而已。

這一年對我而言自是重要而特別的。原來人真的不能離開所想望之地太遠,在暗夜裡,宿命總會隱隱召喚,到了後來,彷彿那些千迴百轉的路,都不過為了把我帶回這個地方罷了。那扇半開的窗,那透進暗室裡溫柔的晨光,那些熟悉的,書本的紙張的氣味,種種意象,都在過去這三百多天,倏忽明朗起來。那些沒有想過會擁有的機會,沒有想過會認識的朋友,在短短一年間突然全部都出現了。唯是如此,更記得我每年都跟自己說的話:謹記自己的初衷。不管走了多遠,永遠謹記活得純粹良善,然後就得以一無所懼。其他的,本來就不屬於我,也不一定要屬於我,對於它所帶來的,只得感激,並且珍惜每個機會,說我要說的話。誰洞悉歷史,誰就會知道每個人都是一個不重要的歷史配角而已。

我想起那個炙熱的六月,那個獨自跑到異鄉的自己。看似偶然的種種,竟然交織成我生命中其中一個最美好的夜晚,我大抵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夜,我在伊朗跟數十萬人一起慶祝公共的,普世的幸福。那一晚,我在慶祝氣氛熾烈的街上採訪拍照,回到旅館天色已將明。回程途上,伊朗朋友的車子在開闊的高速通道上奔馳,晚風把我的頭髮吹亂,一絲一絲的纏在我的臉上脖子上。車裡大家在一夜狂歡後都沉默起來,我轉頭望向車窗外。夜色迷茫,山下鄉郊燈火零落,然而極目遠望,地平線上太陽的微光已經把黑夜盡處的天空薰染成一片美麗的,層層疊疊的藍。我在想,這個國家的命運說不上可以一夕改變,但唯有希望令人有在困境中不斷掙扎的堅韌。那就足夠。我沒有為自己留影記下那個夜晚,也許所有記憶都會隨時間逐漸流逝。但我相信我走過的路,聽過的故事,為他人的幸福與痛苦曾有過的觸動,都會在某一個暗夜裡穿透時日,回至眼前,然後我又有了走下去的勇氣。

如此一年。我又想起沙漠上空那片美麗得叫我默然無語的星空。想起不遠處的苦難,想起生命的偶然,想起命數。那片清明,如同命運的呼召。我知道,我唯一能做的,是義無反顧地走上這條路。滄海世界,總會為我見證一切。

二十七歲的最後一天,謹以為記。



Comments

ValerieWong said…
Sherry生日快樂,希望如同文章所說,你會永遠謹記活得純粹良善。

好喜歡你的文章,拜讀你的文章或多或少讓我更了解這個世界以及啟發了我的思考和未來的夢想。

明年的實習和學業也請多多努力,我們一眾讀者會等你的文章的:)

P.S. 人在英國也有可能一睹新書風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