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鳥



我逃過了香港的長夏,回來抖下一身客塵時,這城已染上了一層秋色。季節流轉,命運蒼茫,本來就沒有我們說甚麼話的份兒。

有很多事情要做,但身體不好,狀態不佳,一直想著拖延。

秋涼了,也許是時候重新跑步了。

總是改不了在黑夜裡生活的習慣。白天一個人逃到咖啡店,但逃不過身邊的喧鬧。唯有夜,如此溫柔,包容我無法體認的一切。

還有個多月就是生日。又長一歲,我感謝這一年,沒有豐富的物質生活,但窮得有志氣。再次背上行囊,誤打誤撞的當了一回記者,給我帶來的機會卻是那麼實在。讀了好書,寫了些文章,終於想著要重新把頭髮留長。

近日才知道,原來我的誕生花,是天堂鳥。如想慕極樂﹑純淨與自由的鳥,向著一片茫茫未知,振翅高飛。多麼美麗的意象。

我但願我的生命,也如此鮮麗,即使偶爾,怵目驚心。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但願來年來年開始妳能夠富有起來……

無論是否認同他,但我對習近平說的一句話卻起了一點認同:打鐵還需自身硬。長路漫漫,要夠硬淨才能堅持,要有能力才能走出困局。我們要硬起來……堅決保衛著家園,維護著真理。

加油!!

丹尼C
陳婉容 said…
謝謝,正如我在這裡說的:https://www.facebook.com/sherrychanyy/posts/662584987108974

我選擇了這條路,就放棄了豐富的物質生活,但我沒有窮得連腰板都直不起來。應該說,窮也好富也好,我的腰板,永遠都是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