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報導]評台(14/06/2013):保守派分裂 改革派待機





{編按:伊朗今日舉行大選,編者的朋友陳婉容到了伊朗直擊選舉,她這兩天都在首都德黑蘭,今天預計將到訪伊朗保守城鎮什葉派大本營庫姆,這是她為《評台》寫的友情特約報道,祝她平安順利,也祝願伊朗人能夠早日擁有真正的民主。}


伊朗總統大選禁止拉票期之前一天,街站與拉票區Varliasr Square附近的德黑蘭大學重門深鎖,有警衛在閘門外把守。今屆大選定於6月14日,對於伊朗最高學府也是個敏感的日子。2009年6月14日晚,德黑蘭大學校長向巴斯基民兵打開大學大門,容許他們鎮壓校園內響應綠色革命的反政府示威,在宿舍向學生開槍,最少七名學生死亡。

血腥鎮壓綠色革命後 民眾灰心
今屆大選是綠色革命遭血腥鎮壓之後首次,筆者到埗以來遇上的伊朗人,都不諱言已對選舉制度和伊朗政體失去信心。任職法語教師,27歲的Edsan表示:「伊朗人冷待今屆選舉,是因為四年前的選舉還沒有完結。我們的票還沒算進結果裡,『where is my vote』的運動還沒有結果。穆薩維(編按:前伊朗總理,參選09年大選失敗)還是被政府軟禁,伊朗的經濟仍然只是第三世界水平,我們投票選的只是他們預先選好的人。」

現年30歲,經營家族餐廳的Fatima認為選舉毫無懸念,「我們的下任總統是賈利利(極端保守派,現任首席核談判員)。為甚麼?因為我們的papa(父親),偉大的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已經選擇了賈利利。你投票不投票,結果都不會改變。」雖然二人都不肯定會否投票,但都斷言選舉只是儀式。

保守派分裂 控制力降 伊朗社運人樂觀

然而,不少伊朗的社運活躍份子卻有較樂觀的看法。他們認為今屆保守派難以全面操控選舉,除因為哈梅內伊與許多保守派系的嫌隙已難以修補,也因為什葉派教士的影響力已明顯下降。伊朗的政治中心名義上位於首都德黑蘭,很大程度上卻是由在離德黑蘭一小時車程的聖城庫姆(Qom)的一批教士控制(編按:此城為什葉派宗教中心,而伊朗最高權力機構伊斯蘭專家會議的成員,許多來自此城);伊斯蘭革命後,「國父」伊瑪目霍梅尼就是在庫姆管理政事,直至1989年去世為止,接任的哈梅內伊也在庫姆領導教士。

庫姆教士權力下降,除了因為1979年隨霍梅尼打天下的革命派已達垂暮之年,亦因為選民年輕化,庫姆經常跟主流民意背道而馳,教士體制內部亦出現派系分裂。今次選舉,屬超級保守強硬派政治組織伊斯蘭革命穩定陣線(Islamic Revolution Stability Front),有龐大影響力的阿亞圖拉(Ayatollah,為一種伊斯蘭教士等級,僅次於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大阿亞圖拉」)亞茲迪為前衛生部長背書,然而該部長甚至在憲法監督委員會公佈最後名單前就因支持不足而退選。

最受伊朗民眾愛戴的前總統哈塔米(任期1997-2005)是什葉派教士出身,今屆他背書的改革派大熱門,前首席核談判員魯哈尼(Rowhani),也是候選人中唯一的教士。教袍與溫和政見能否讓他既不得失庫姆,又能夠與年輕選民接軌,還得拭目以待。魯哈尼周三在伊朗第一聖城馬什哈德(Mashhad)作最後拉票,受到群眾夾道歡迎。現時保守派三名候選人賈利利(Jalili)、賈利巴夫(Qalibaf)和維拉瓦提(Veliyati)有機會分薄彼此票源,魯哈尼選情則勢如破竹,有望突圍。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