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報導]蘋果日報(13/6/2013):伊朗大選-改革派的曙光與危機


人生很奇妙。那時本想當記者,卻又誤打誤撞做了別的。然後第一次當記者就是獨立記者,第一次採訪就是單槍匹馬跑到中東去,語言讀寫都不通,政府絕不歡迎記者,集會也不會有記者區。自己訪問自己寫自己拍照,之前本來沒想過要做報導所以也沒準備太多。單打獨鬥有時叫人沮喪,但確實是重要的一課。之後會繼續有報導與評論見報。



蘋果日報:伊朗大選-改革派的曙光與危機(13/06/2013)



【特約記者陳婉容伊朗直擊】

今屆伊朗大選是2009年「綠色革命」後的首次總統選舉,為防像上屆民眾上街抗議選舉操控的事件重演,由最高領袖哈梅內伊領導的憲法監督委員會將大選日定於本周五,跟鄉鎮議會選舉同日投票,以保大城市外的保守派票倉;又將改革派大熱門、前總統拉夫桑賈尼剔除在候選人名單外。

哈梅內伊與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嫌隙甚深並非秘密,艾哈邁迪內賈德的指定接班人馬薩雷也被排除在今次選舉之外。不少知識分子都曾期待哈梅內伊會後悔縱容艾哈邁迪內賈德,從而支持一定程度的改革,對於哈梅內伊支持現任首席核談判員賈利利感到失望。賈利利被視為哈梅內伊的扯線木偶,絕不會容得下任何改革的極端保守分子。

然而改革派候選人並非全然沒有獲勝的可能。上屆伊朗政府得以成功操縱選舉,歸根究柢是各個保守派系,包括伊斯蘭革命衞隊、巴斯基民兵和艾哈邁迪內賈德派系等能夠合作。隨着保守派陣營內部分裂,保守派操縱選舉的機制亦受影響。若改革派能夠鼓勵選民集中投票,並非沒有抗衡的可能。

魯哈尼成爭勝唯一希望

上屆大選失利後,改革派逐漸與溫和派合流,以備受民眾愛戴的前總統哈塔米為中心重整陣營。今次大選前三天,改革派候選人阿雷夫退選,就是聽從哈塔米指示,讓路給魯哈尼。在改革派人士心目中,魯哈尼並非全然屬於改革派,而是精明地走在哈梅內伊的保守勢力與年輕知識分子之間,嘗試討好進步選民而又不得失宗教領袖的溫和派。魯哈尼是唯一一名在電視辯論上表示伊朗人應有言論自由的候選人。三次電視辯論後,魯哈尼支持率大增至緊隨賈利利,被改革派視為爭勝唯一希望。

然而相比2009年,今屆大選來得相對平靜,德黑蘭市面近兩日開始才出現熱門候選人賈利利和魯哈尼的海報,地鐵站外被丟棄的宣傳單張撒滿一地。上屆穆薩維有能力聚集大批年輕選民支持,今屆魯哈尼的造勢會則冷清得多。許多選民都表示不信自己的一票有改朝換代的能力,認為最高領袖對總統人選早有定論,對受干預的選舉感到厭倦。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