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台灣人的話:「先經後政」還能走多久?



全文見《評台》:陳婉容--《給台灣人的話:「先經後政」還能走多久?》

按:還是同一句,請大家務必要點擊進去看,因為《評台》是計點擊率付稿費予作者的網站。請大家多閱讀多分享,贊助一下我去旅行好了!

這一次寫台灣,確實是因為對寶島有特殊感情。作為香港人遙望這分裂開的另一半,除了羨慕中國人的土地上竟有逐漸成熟的民主制度,也是擔憂大陸無孔不入的影響力,會把台灣從微小處撕裂。從來對不曾對統獨議題下過定論,只覺一中各表還是一中一台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台灣自由民主的基石,不容兩岸的經貿文化融合磨蝕。]

習連會

文章節錄:

「那邊廂南北韓在核試陰霾下劍拔弩張,這邊廂同是分裂的海峽兩岸倒是和諧得叫人發寒。
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去向即將卸任的胡錦濤主席拜個晚年,順道「請安」。這「請安」聽著礙耳,一查之下,方知是明代軍禮其中一項,是兵士見到上級軍官時的屈半膝禮。用於民間,即如電視劇教我們的,是晚輩向長輩晨昏定省之禮。連主席系出名門,畢業於臺大,負笈美國在芝大取得碩士博士,豈有不知請安禮節規範之理。這「請安」,恐怕是一次活生生的佛洛依德口誤。

回溯歷史,國共第一次合作,是國民黨在二十年代的「聯蘇容共」時期,陳獨秀,李大釗等先後加入國民黨;第二次則是抗日。四九後國民黨遠走台灣,兩岸在冷戰中分屬兩大陣營,對峙數十載;迎來國共第三次合作時,就是為了對付台灣的本土力量民進黨。早前在《佔領中環》一文遙遙仰望過台灣志士用血淚鋪墊的民主化歷史,今次想及一九九六年台灣舉行戒嚴後第一次總統大選,大陸還試射飛彈作賀禮,講流氓程度不比今日的北韓低。

時移勢易,如今國共兩黨隔岸眉來眼去,身為香港人的筆者反倒想跟台灣人民說一句:請看香港的他山之石。香港猶如此,台灣何以堪?馬英九當然希望在任內維持只經不政,不講統不提獨,然而他可以逃避兩岸政治統合的空間只會愈來愈少。……」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