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雄倒下之後


原文:在沒有英雄的年代裡-記Ken Saro-wiwa 

上次寫Ken Saro-wiwa,本來也想略談三角洲現時情況,但後來礙於篇幅與題旨,還是刪掉了。

再巨大的背影也將在時間的洪流裡被沖刷磨淨。三年前Ken Saro-wiwa的名字再出現在國際報章上,是因為Wiwa家族跟蜆殼達成庭外和解,後者作出鉅額賠償,但依然沒有為漏油所造成的污染承認責任。

看蜆殼石油網站,只見照片裡尼日尼亞孩子一張張純真的笑靨。蜆殼還有為尼日尼亞青年而設的獎學金,一排得獎的黑人青年在照片中並排而站,拿著獎狀向鏡頭淺笑。不難有種美好的錯覺:國際貿易改善了非洲人的生活。然後我們可以得出廉價而粗糙的結論:向國際社會打開市場,撤銷貿易壁壘,向跨國公司出賣勞動力,就是非洲脫貧的唯一途徑。網頁完全沒有提及奧哥尼族人原本的生活模式,彷彿他們是憑空構成的一群生物,在蜆殼幫助他們開拓資源,替他們建醫院建學校以前,不過是個不文明的原始部落。荒謬絕倫但畢竟又符合西方對於非洲大地的想像。 

蜆殼有為Ken Saro-wiwa而設的專頁,並說明雖然與事件無關,甚至是受害者(被趕出三角洲),但亦曾經為九名奧哥尼暴徒向尼日尼亞軍政府求過情。想起Owens Wiwa述說的那個故事,但覺跨國企業意圖合理化不負責任商業行為的語言,是虛偽得可恥。現時三角洲因蜆殼輸油管受嚴重侵蝕,漏油事故愈趨頻繁,而且面積與密度都遠超BP的墨西哥灣漏油意外,有環保組織甚至估計清理油污需時三十年。蜆殼把這些污染歸咎於偷原油的武裝份子,還得西方主流傳媒如BBC協助宣傳這種符合第三世界想像的理論:主持人坐在直升機上鳥瞰三角洲的土炮煉油設施,憂心忡忡地說著尼日爾三角洲的偷油情況已經令這個地區成為全世界最大的罪案現場,而且偷油造成的污染完全破壞濕地生態。而關於污染的專題報導也是隻字不提蜆殼公司。

Ken Saro-wiwa的故事磅礡悲壯,但英雄倒下以後,這片大地依然長久蒼涼。那些苦難與積鬱,還是在這個世界的麻木與沉默裡,佐證著許多無名生命的凋零。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