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政府」示威與俄羅斯新納粹


元旦挺梁大遊行(photo source: etnet)
元旦日香港發生了兩件奇詭事件:一是長毛竟然可以獨力被控「非法集會」(註:根據《公安條例》,「非法集會」為三人以上在公眾地方的有組織集會),二是「完全自發」的「撐政府﹑撐CY」遊行。以往建制派雖然也有用大巴載一堆懵懂老人來示威的,但都是有政策爭拗時才動員愚民力量,這次元旦遊行卻是在意識形態上撐政府,可見梁班子實在是走到窮途末路,甚麼偏方都試盡。

「撐政府」示威奇詭,除了因為有社團人士熱烈參與,還因為世上有撐政府示威的國家,都諷刺地是香港人眼中的恐怖極權國度:諸如巴林﹑伊朗﹑利比亞﹑約旦﹑俄羅斯﹑索馬里﹑叙利亞﹑也門和委內瑞拉(詳見香港獨立媒體文章:「還有甚麼國家有撐政府示威?」)。獨媒文章為俄羅斯加了這麼一句註腳:「而俄羅斯的撐普京動員,更被指為打造新秘密警察國家,最終製造了新納粹運動的政治環境。」雖然歷史脈絡迥異,香港的撐政府示威跟俄羅斯的撐普京動員竟在組織與行為上有不少相似之處,而後者利用國內的新納粹運動達致政治目的,更值得香港引以為誡。

其實新納粹運動在俄羅斯興起,不啻是歷史無情的諷刺。蘇軍在1942年反撲德國,令希特拉腹背受敵,加上美國在珍珠港事件後參戰,1944年盟軍在諾曼第登陸,德軍氣數始盡。希特拉無法完成納粹大業,除了因為美軍參戰,也因為戰略錯誤,開了蘇聯這條極其消耗的戰線。

蘇聯有近三千萬人在二戰喪失生命,但解體後的動蕩政經局勢卻促成了新納粹主義的興起。俄羅斯光頭黨(skinheads)在解體後數年成立,是國內超右翼團體,跟美國3K黨一樣高舉白人優越論White Power,亦在地化地打著斯拉夫種族主義的旗號,對外來移民,尤其是華人﹑伊斯蘭教徒和黑人極其排外,甚至如納粹德國一樣鼓吹種族清洗。每逢四月希特拉壽誕,也是俄羅斯光頭黨活動最頻繁的日子,針對華人和黑人的襲擊並不鮮見。過去十年,光頭黨的暴力事跡包括對猶太教堂發動恐襲﹑把中國女學生推下地鐵路軌﹑向韓裔人士潑腐蝕性液體﹑甚至多宗兇殺案,受害人包括華商﹑來自中亞或中東的移民工和黑人留學生。

新納粹興起自有其獨特歷史脈絡,但成立二十年來不斷壯大,卻有賴秘密警察出身的普京縱容。研究法西斯主義的專家Andreas Umland指出,普京容許新納粹高調鬧事,是為了向民眾顯示其鐵腕手段治國的必要性。普京多次高調表明將與歐洲聯手打擊新納粹,卻自行培植了一隊俄羅斯版愛國國民小衛兵「Nashi」,官方名目是要打擊在國內抬頭的新納粹恐怖主義,甚至打正「青年民主反法西斯運動」的名號,但事實卻是普京用以打壓異己的極右翼青年團。他們的排外行為甚至國族主義理念與高呼「Russia for Russian」口號的光頭黨並無二致,兩個組織甚至有不少關連。

Nashi在國內最少擁有十二萬成員,每當有反對普京的遊行,都可以在極短時間內組織撐普京示威抗衡。Nashi過往曾經因為英國駐俄大使參與異議團體「Another Russia」的會議而對他發動以月計的攻擊,又因愛沙尼亞移走前蘇聯士兵紀念銅像,鼓動在愛沙尼亞的三十萬俄人製造騷亂。Nashi每年都舉辦青年夏令營,向團員灌輸家國觀念,鼓吹對俄羅斯和普京的盲目愛戴,而在俄國本土和前蘇國家如烏克蘭和格魯吉亞的民主運動,則被該組織向團員形容為「由美國發動的戲碼」(American-led stunt);對於民主運動的原委或其反對政權的貪污極權,自然完全不提。這個自稱反納粹的組織甚至被揭發僱用光頭黨成員威嚇普京政敵。國際評論經常將「反納粹青年」Nashi跟納粹德國的希特拉青年團(Hitler Youth)比較,甚至稱呼該組織為PutinjugendPutin Youth,普京青年團)。

那麼是甚麼人在參與Nashi?長駐東歐及俄羅斯的《經濟學人》記者Edward Lucas指出,Nashi其實是一群烏合之眾,除了被洗了腦的真正「普京粉」,更多的是失業青年﹑地痞流氓(hooligans)和希望借組織上位的機會主義者。Nashi鼓勵街頭打鬥,他們的撐普京遊行也從不和平理性,經常演變為騷亂。警方對這些暴力隻眼開隻眼閉,對打擊敵對遊行卻毫不手軟。《時代雜誌》和英國《衛報》亦分別報導過,Nashi成員參與遊行後經常得到金錢回報,但待遇比香港的撐CY遊行人士差得多,只得五百盧布(約一百三十港元),在被石油價格推高消費水平的俄羅斯算非常寒酸;更不堪者,只能在遊行後到麥當勞飽餐一頓。

但近年Nashi的行動愈來愈不受控制,讓克里姆林宮非常難堪,多次跟他們劃清界線,雖然金錢資助依舊。在元旦日看著撐政府人士在台上大讚CY「太聰明」﹑「太完美」,不免想起Nashi對普京的偶像崇拜。在早前的挺梁大遊行中,有人且冒著被刑事檢控之風險揮拳毆打記者。除佩服建制派二百五一個人頭的金錢力量,也不免為這些梁粉擔憂,不知他們的利用價值甚麼時候會用完?

「撐普京」Nashi青年團 (photo source: The Guardian)

相關連結: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