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日子。小通告


終於忍不住開了新的facebook專頁,用了自己的名字。忍不住,因為在舊專頁被「旅行」二字綁住了。但我在不旅行的時候其實就在過著「我」的生活。每天會讀書讀報讀評論,當然更多時間是沉溺在不切實際的光影與文字裡。無用但足以叫我願意耽溺光陰。除了比較嚴肅的評論與走不進流行的文藝,自是更希望分享自己的文字與想法,可惜即使在這麼一個網上平台竟還是有所謂「市場考慮」(這也是我以前從未認識到的),太政治化的文章不免趕客。正是不願意受束縛所以重開一個容我暢所欲言的平台。用自己的名字,反會知道別人給你的一個「like」意義是甚麼。人數多寡我不太著緊,希望愛看的人都來看就好。舊專頁會保留並持續更新,愛看旅行的人請繼續支持。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低調不喜交際。大學時代同學曾用「cool」來形容我,爾後想起來,得感謝他們不用「扮野」或「高竇」這種字眼。奇怪的是我卻是個口齒伶俐能言善辯的人,面對談得來的人也絕不寡言,也許只是跟書本緣份比跟人深。偶爾也想為了一點所謂朋輩認同參與群體,但還是覺得自己一個人自在得多。以前寫字也從不跟人說自己有在寫甚麼,除了毫無企圖心,也是面皮太薄,寫了又扭扭揑揑不願意讓人知道。所以近來跟大家說我有在寫字,也許算是我跟群體重新連結的第一步吧。我從來相信知識能夠分享才算有用,感謝大家仍給我如此機會,說我想要說的話。

另,也斯先生昨晚去世了。我對他的作品不算非常熟悉,家裡只有他一本詩集和一本散文集。也無緣上過他的課或見過先生真人。先生的詩淺白卻富層次,有藝術高度但不失親切,常描寫都市小人物生活的小情小趣,淡泊中的哀愁在細味中更是嫋嫋。貼我喜歡的一首也斯先生的詩作悼,願一路走好。

《菜乾》-也斯(1948年-2013年1月6日)

要隔了一個年頭才好味道?
日子久了才會變得金黃?

過去我一直不知道
阿婆收藏起的是甚麼東西
那些窸窸窣窣的
層層多葉的秘密

總喜歡青翠的年華
喜歡吹彈得破的肌膚
一個潮濕的生命一個繃緊的生命
來到一個不知怎麼樣的生命

從前不喜歡阿婆的滿臉縐紋
不喜歡阿婆的黑色衣衫
老是從裏面摸出一些甚麼來
那是我們打了摺的過去嗎?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