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去Starbucks」旅遊



身為中大人,中大的抗爭傳統是其中一個讓我最驕傲的地方。要得罪其他大學的畢業生也得說,中大有一種社會關懷,是其他大學斷比不上的;至少我們的校園裡沒有大家樂,沒有麥當勞,更沒有Starbucks。讓我畢業至今一直懷念的,是Coffee con的頹意﹑醫學院餐廳的homemade檸檬批,自然還有社企女工合作社的各種深宵小食。早前有售賣Starbucks咖啡的咖啡店進駐善衡書院,中大學生即群起反對,這種精神畢竟是中大獨有的。

我承認自己不是完全不買Starbucks咖啡的聖人,偶爾也會享受坐在咖啡店讀書寫字的悠閒。但在生活方便的同時,也應該騰出空間思考另一種消費模式的可能性。Starbucks在生產線源頭剝削咖啡農,早就不是新聞。在店裡大幅宣傳的所謂公平貿易咖啡豆,其實佔其原材料份額微不足道;接近四十元一杯的咖啡,落咖啡農袋的還不足三毫。當Starbucks將自己打造成生活態度,在世界各地謀取暴利時,為他們供應咖啡豆的拉丁美洲咖啡農,三餐還未必有著落。

(如果你看到這裡,心裡冒出一個問題:咁咖啡農以後唔好賣咖啡豆俾Starbucks咪得囉--請讀附於文末的相關連結。)

我也明白,一時三刻改變一日一Starbucks的生活模式確實不容易,一來是消費慣性,二來是世上另一端的他人的痛苦畢竟是遙遠得難以想像。但我從來相信旅行是實踐另一種生活和消費模式的起點,所謂世界公民的責任,到底應該由不斷跨越國界的旅行者開始吧。「去Starbucks」旅遊當然不單針對Starbucks,還有各大跨國連鎖店,例如麥當勞。

要去沒有麥當勞的地方太難,只有不進麥記大門。還記得數月前從沒有麥當勞的阿爾巴尼亞過境到了馬其頓的Ohrid,一見湖邊大大的黃色M字,真的立時有離開的衝動。但當然堅決不買,自己的民宿門外就有漢堡小店,漢堡和薯條吃到撐(那漢堡體積是麥記漢堡的三倍吧)也不過十五港元左右,而且是即叫即製和tailor-made,要加辣加蕃茄甚麼都可以。

無奈麥當勞真的是無所不在,最近波斯尼亞開了全國第一家麥記,我最愛的奇幻國度就此淪陷。但我遇到的波斯尼亞人都很樂觀,有些甚至認為麥記在波斯尼亞待不久,因為他們的伊斯蘭食品cevapcici比麥記好吃太多了!我敢說這是真的,我在薩拉熱窩天天都跑去舊城區的Zeljo吃cevapcici,店東和侍應不消一會兒就全認得我,每天打老遠的跟我打招呼。而且它絕對不是遊客餐廳(雖然遊客如果沒去Zeljo,也算是沒來過薩拉熱窩了),薩拉熱窩人都愛它愛得要死。所謂cevapcici其實是烤肉﹑洋蔥加kebab,有人也喜歡加酸忌廉和芝士。用手撕kebab跟烤肉一起吃,根本是人間美味。只望麥當勞不會把地產霸權帶去波斯尼亞,趕走這樣的高質本地店。
























去旅行要喝咖啡,與其去冰冷又單一的Starbucks,不如隨便跑進小店喝,說不定還有驚喜。最近一次的驚喜在科索沃,走進餐廳很大小姐的點iced cappuccino,侍應一頭霧水,不知cappuccino還可以要冰的,我們資本世界的五花百門還沒完全影響到科索沃。但可能因為我是他遇過的第一個香港女孩,他還是說:I'll see what I can do。結果就有了下圖這杯特別的iced cappuccino,溫熱的泡沫和冰冷的咖啡,奇異但又同時那麼可愛。旅行的微小的感動,從來都不是大型連鎖式商店能給予的。



去旅行時不去Starbucks不進麥當勞,應該是改變城市生活模式的第一步。由今天開始,即使你跑的地方是歐美日韓,不如也從不買Starbucks做起,關上習慣的那扇門,走進真正的異國。思考一下生產線另一端的咖啡農的苦況,到底是制度性剝削的後果(之後應該會寫幾篇關於貿易正義的文章,容我慢慢解釋),而消費者其實也是不自覺的幫兇。最好的全球化,應該是普世價值如人權和公義的傳揚,而不是每個地方都是同一種風景,尤其是商業風景。造就旅行的美麗的,畢竟是差異。

相關連結:
香港獨立媒體-反對Starbucks進駐中大聲明
Ethical consumers
一杯咖啡如何推動社會改變?

Comments

Kevin Sze said…
公平貿易,的確在香港來說,發展還相當年輕。


道德購物,購買時不純粹考慮物質的價值,而是背後辛勞者的付出。 

可能會有一點宣傳之嫌疑,不過其實香港也有相當小組織堅持公平貿易的,如「公平點」,以公平貿易為原則進行交易。

http://www.hkfairtradepower.com/ 

它們也有設門市及網上商店。不過可惜的是,要推行這種風氣仍有一大段路要走。
陳婉容 said…
咦我也一直有follow公平點呢。

以前在樂施會做summer research intern時做了大量功課,一直關心國際經濟正義議題,很想多講讓多些人認識。05世貿示威尤其痛心,香港只有「韓農攪亂灣仔」的討論,對於IMF和世銀等組織的軟性罪行不聞不問。

對的,還有一大段路要走……下一篇文希望先寫印度農民問題,希望你支持啊 :)
BeefBall said…
what about those flower farm in Africa(Kenya), those farm occupy some best farmland and farmer being paid very poorly. Agnes B is selling 800HK for a dozen
陳婉容 said…
hi beefball...i actually wrote about that too!

http://sherry-vagabond.blogspot.hk/2012/11/blog-post_3585.html

Anonymous said…
非常認同~~
2011年到過Bosnia~~沒有記錯...那裡還沒有m記...想不到現在有了~~
那時候我還很慶幸這個國家沒有zara,h&m 和m記~~

我也在sarajevo 吃過cevapcici~但沒有留意店名~~~我覺得cevapcici味道太濃~~有點吃不慣~~:p

loret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