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有漢,無論魏晉:原始部落Hadza



(四年前在facebook亂寫的一篇note。近日在讀《The Wayfinders》,又想起這篇拙作來。也有想過不好拿出來獻醜,但又喜歡這篇文的內容,算了。想不到好題,用了偶像安裕用過的《桃花源記》:不知有漢,無論魏晉。)



在《National Geographic》裡讀到關於Hadza這個非洲部落的文章。

Hadza聚居於小國坦桑尼亞,是世上碩果僅存的狩獵部落;部落裡的成年男子出外以弓箭捕獵猛獸,女子採集果實,生生世世如此。 最早的人類出現於非洲,這些原始部落就是大遷徙時期選擇留守的閃族人,他們的智慧和語言都是亙古源遠的寶藏。

《大崩壞》的作者Jared Diamond說過,農業的興起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錯誤」,因為農業帶來了傳染病﹑社會分層﹑飢荒和大規模戰爭。說來帶點諷刺,因為人類捨狩獵取農耕,本來是為了餵養更多人口的。農業的確完全取代了狩獵,雖然我們已經嘗到了大規模耕作所帶來的種種惡果,例如致癌食物﹑基因改造食物﹑禽畜流行性感冒等。

文章作者受邀到Hadza聚居地作客,跟族中一個上了年紀的男子Onwas約定了三個星期後在樹林的邊緣等,Onwas將會派兒子過去迎接。三星期後,作者與翻譯員準時到達樹林,果真看到Onwas高大壯碩的兒子上前歡迎。作者客套地說:「對不起,要你久等了。」年輕男子說:「不要緊,才只等了幾天而已。」

Hadza人沒有時間概念,沒有人知道自己何時出生,沒有生日﹑結婚紀念日﹑或是任何形式的節日。Onwas懂得少許月相,看月亮圓缺到了差不多日子,就派兒子過去約定的地點等著。他們也沒有所謂的數字概念,任何物品都只能數到三。不過不要緊,他們的所有家當也不過一個煲﹑一個水桶和一個斧頭--三件物品,扛在肩上隨時起行。金錢是從沒有出現過的概念。沒有人比另外一個人擁有更多財富,因為他們每個人都沒有財富。男女之事也一般古老原始,基本上一男一女在爐火旁邊過一個夜晚,就可以自稱夫婦了。不需要婚禮,不需見證人,也不需一紙婚書。每個成年人都擁有完全的自由,沒有人一個人的權力在一個人之上;沒有長老,沒有禮教,沒有繁瑣的儀式。合則來不合則去的現代戀愛態度在Hadza這個世外部族裡表露無遺,因為要離婚,也是非常容易的事,一生中有數個丈夫/太太也是很常見的。

作者把世界地圖攤開,告訴Onwas:這是坦桑尼亞,你所在的國家。這是美國。你知道美國總統是誰嗎?

「不知道。」

「那你知道坦桑尼亞的總統是誰嗎?」

 「不知道。」

「樹林外的世界,你知道甚麼?」

Onwas思索良久,突然興奮拍手大叫:「倫敦!」 「倫敦是甚麼?」 「不知道。」

Onwas是個老人了。他不知道自己多少歲,但照外貌看來,少說也有六﹑七十來歲年紀。 他的臉上滿是傷痕。狩獵的刮傷﹑被蛇咬的傷﹑從樹上掉下來的傷﹑被非洲豹攻擊的傷。活了六十餘載,他對外面的世界一無所知,不知道有商場,不知道電腦,不知道政治,不知道書本,不知道麥當勞,不知道空調,不知道照相機;我們以為不能或缺的一切。但每一個午後,他都可以懶洋洋在營帳外曬太陽磨刀子,跟老伴聊天。他們沒有也不需要退休金,因為他的兒子會為他狩獵,帶給他最新鮮的肉食。

我們或許知道得太多了。從農業社會,到了工業革命,我們在追求知識,追求更美好的生活。但物質把一切複雜化,讓無止境的進步把人類最原始的本性與本能統統掩埋。Hadza人世世代代與猛獸,與飛鳥,與游魚,與一草一木共生共存。最純粹的生命形態本是如此,只是生於現代物質世界的我們,空虛浮淺卻自以為文明,多麼可笑。

Comments

Brian said…
換個角度看,隨著人口滋長,人類的求生本能促使人類發展農耕技術,這是歷史的必然性吧,而人類在發展文明之初,恐怕也未曾想過文明帶來的種種問題吧。到今天,我們發現發展文明的種種副作用,但這發現,也是建基於文明吧...
Brian said…
再想深一層,文明發展背後,其實人心變動極少,只是人類的建設力越大,相對而言破壞力也就越大,人類聰明了,但沒有變得無私,結果人類不僅建設得多,破壞也多。是否進步了,還真很難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