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the fates allow...



臨至聖誕,許多庸俗的期望紛紛浮現。未必關乎物質,但總是有關自身的期許和想望,渴望憑藉數字的轉換而隨命運有所完成。自小在基督教學校成長,在學校裡擔任司琴時不知彈奏過多少對上帝的歌頌;雖未被宗教感動,卻從來覺得聖詩的美麗讓人內心寧靜,如此相比消費社會自然是出俗得多。

每年學校的聖誕派對過後,詩班會按傳統手握蠟燭,在漆黑的大操場上向全校同學清唱獻詩。穆寂的操場清澈的歌聲,手裡的蠟燭溫熱的觸感,是我亙永的聖誕記憶,此生無法超越的脫俗的美麗。爾後想起,聖誕畢竟是關於救贖的節日;而這些記憶,正好在一年將盡之時提醒,所謂純粹,就是披上一身潔白詩袍,在幽夜裡詠唱的當刻。然後我將抖掉一身塵埃,重新上路。

記得去年某個寒夜到達挪威極北的Lofoten Islands,市中心只見一個老伯在寒風裡手製聖誕花圈。那時大概零下十度,廣場幽晦無人而四周都是不見盡頭的暗巷,我卻佇立在他身邊看他工作良久。聖誕花圈做得很美,松柏枝葉的木香跟爐火的味道組成了那麼一道聖誕風景。那一刻倏地覺得,所有金光閃閃的美麗畢竟都穿越過無垠的黑暗,才得以洗滌完全……

Tori Amos翻唱的「Have yourself a merry little Christmas」是我近年最愛的聖誕歌。聖誕是感念過去的時節,而過去自是悲傷與喜悅交織的。是以聽著她的歌聲,總有流淚的衝動,卻又想在一片燦爛的昇平裡暗自起誓:必得拋開所有遺憾而繼續邁步向前。也許我將永遠如此矛盾,即使所有渴望如兒時聖誕樹頂的星星一般遙不可及,每年聖誕,還是有這種浪漫讓我長久沉溺。

Through the years
We all will be together
If the fates allow
Hang a shining star upon the highest bough
Have yourself a merry little Christmas now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