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口可樂-伊朗Zam Zam Cola







「快樂的謊言」故事背景是剛與西德統一的東德,孝順仔主角為了不讓剛從昏迷中甦醒的共產黨員母親受到刺激,絞盡腦汁隱瞞世界在她昏迷時翻天覆地的改變,憑一己之力重現共產東德。他收買母親的學生在她病榻旁唱紅歌,又播錄製的電視新聞。可是紙終歸包不住火,母親竟在安坐家中時看見窗外一塊大型可口可樂廣告幕板「咻」的在對面一棟大廈展開。

是它了。撒旦。邪惡的資本主義是得寸進尺的勝利者。

但我在伊朗找到了它--Zam Zam Cola。伊朗本土製造,出口沙地﹑卡塔爾﹑科威特及其他波斯灣伊斯蘭國家。雖然沒有碧咸或小豬或蔡依林代言,其微小的存在已是成就,更何況它如此成功。即使是這樣的啡黑色透明二氧化碳發酵碳酸飲料,伊朗也還是有自己的品牌,真正從根本處否定及抵抗大美帝國主義。至少比某些口裡說著日本鬼子當年在南京殺了多少同胞,義憤填膺愛國愛黨,卻又全身全屋日貨並引以為榮的憤青要強多了。

在伊朗吃餐廳,我必點一份kebab(因為在餐牌上再沒別的可以點),再另加zam zam cola。比較有規模的餐廳也賣所謂original coca cola,真正美國進口貨,我都不愛點,寧願喝當地鹹得像死海的乳酪。可樂喝厭煩了也不怕,可以選偽百事「Parsi」,況且Zam Zam品牌還有疑似雪碧和疑似芬達。

於伊朗,或整個西亞而言,小布殊和奧巴馬不過是雪碧和芬達,換了個顏色,換了某種化學品,可還不是同一家廠商賺的錢。大美帝國外銷可口可樂和原教旨資本主義,但來來去去所謂的經濟自由不過:open up to ME. drink ME. drink coca cola.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