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土耳其:蘇菲教派旋舞


「然後呢?」

「他就一直在旋轉,至地老天荒。」



旋舞是伊斯蘭教其中一個分支蘇菲教派的舞蹈。蘇菲教派源自伊拉克,及後一直傳至伊朗﹑西亞﹑中亞和北非等地。伊朗由什葉派政府執政,雖然蘇菲教派享受了紙上的言論自由,但其實備受國內較激進的宗教人士質疑,針對蘇菲教派的暴力事件偶有聽聞。其他少數伊斯蘭教分支與異教徒亦是伊朗政府打壓對象。

我在土耳其看過幾場旋舞,包括著名的,在伊斯坦堡蘇魯克吉車站的表演。但論舞蹈藝術的高度,實在怎麼都不及Shahrokh Moshkin Ghalam的這一段結合現代舞和蘇菲教派旋舞的舞蹈。蘇菲教派相信萬物無時無刻都在旋轉,他們也在不住的旋轉中洗滌自我慾念,達致與神合一的忘我境界。大抵也是我對於一切靈性追求的想像,到底如此神秘而私密,時或扭曲而瘋狂,當中感受如此真實卻無從與人訴說。而我畢竟是個不夠靈性的人,無法被任何宗教信仰打動,雖然仍是誠心相信許多世俗卻可愛的價值,例如良善﹑溫柔﹑堅持﹑犧牲。如果要說宗教,我最嚮往的可能是阿拉斯加泛靈論。萬物皆有靈,聽起來多麼老套而又老掉牙,但我相信那是這世界原生的狀態。純粹的狀態。

Shahrokh Moshkin Ghalam是伊朗裔著名現代舞者,現定居巴黎。許多伊朗裔的藝術家和演員都選擇在法國定居,除Shahrokh,還有早前說過的伊朗女神Golshifteh Farahani(她因拍攝半裸藝術照而被禁止返回伊朗)﹑抽象派畫家Nadia Ghihi-Far和《我在伊朗長大》漫畫書作者Marjane Satrapi等等,數之不盡。畢竟在自由國度才有藝術所需要的養份。這些自行流亡的藝術工作者也成為伊朗的異見份子,Shahrokh就曾在2009年反對伊朗迫害巴哈伊(Bahais)教派。藝術與少數,畢竟也有著千絲萬縷的共生關係。

在土耳其東南部看的一場旋舞。舞者都穿白衣,充滿神秘感。另外,必須提醒想去看旋舞的人千萬不要用閃光燈拍舞者。雖說這是表演,但畢竟源自一種宗教儀式,必須給舞者應有尊重。再者如果有人用閃光燈拍攝,舞者們也會立即停止旋轉。

伊斯坦堡蘇魯克吉火車站的旋舞,每星期好像只有一場,票賣得很快(也不便宜),不要等到開場才去買。


Comments

Emilie Chan said…
我係Cappadocia的Turkish Night睇過,都係用你呢個方法影左D相,我覺得蘇菲派既旋轉舞好有趣。係去土耳其前果個semester修過一科宗教的意義,簡單讀左世界三大宗教,包括伊斯蘭教,所以好期待去土耳其,可以親身去考察下伊斯蘭國家,其中一個想去睇既就係旋轉舞。

去左兩個月之後,發覺土耳其比我想像中西化,可以俾我地睇到既旋轉舞都係為遊客而設既表演節目,少了宗教儀式的莊嚴(可能孔亞果度睇會比較原汁原味),D土耳其男又好騷擾,但呢兩個月過得好dramatic,我依然懷念果時既無憂無慮!
陳婉容 said…
其實土耳其是西部比較西化,你有去土東嗎?那邊民風就保守得多,獨自在外的女孩子也少一點(穿的布也多一點)。

旅行當然好啊~我也期待下一次出發了呵呵。不過呢,現在俗務纏身,嗚……

S
Emilie Chan said…
我只去了土西及土中,在當地人口中也聽聞土東保守很多,但我已盤川用盡...

就是因為在香港俗務纏身,才如此懷念路上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