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Palestinian Walks:Forays into a vanishing landscape


其實已是舊文。巴勒斯坦問題可以算是我最關注的國際議題,近日看著電視新聞卻頓覺無力。本想重提以巴歷史,用文字為巴勒斯坦平反;但驟覺這種自以為是的文字在巴人的苦難面前如此輕薄,久久不能下筆。

巴勒斯坦逾半世紀的苦難,隱喻了歷史上所有被剝奪話語權,在長年累月的壓迫與流離中被滅聲的人。這世界的種種不義,我們又何以輕言平反;身處萬里之外的和平國度,那種關乎生死的深度,畢竟難以搆及。再寫甚麼,都是廉價的慈悲。

但我堅信文藝與理論的力量。如此溫柔,但無以磨折,如風中蘆葦。縱使理論與實踐的鴻溝從來難以逾越,仍得在這種高度上鞭策自己。這也是《Palestinian Walks》作者Raja Shehadeh面對民族苦難,得以支撐希望及意志的脊樑。無以消解的失落與悲苦,無法平反的積鬱與哀愁,在那片炙熱而乾涸的土地裡,還是有文字為一切作證。

另:這個星期天有聲援加沙巴人的遊行,希望大家參加。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30056673791390/

在英國倫敦的朋友--「Stop the war」將會在英國時間明天(11月17日)下午2時在倫敦以色列大使館抗議,時間緊迫但仍急需義工。可以由下午1時起幫忙的朋友,可以聯絡該團體:020-7561-9311。

Palestinian Walks:Forays into a vanishing landscape




真奇怪,旅行回來,發現《Third-class Ticket》好好的放在我的書櫃裡。怎麼之前卻是怎麼找都找不著呢。

我最後帶走了《Palestinian Walks:Forays into a vanishing landscape》。只花了幾程長途火車讀完,但我無法就如此放下。餘下的旅程中,我還是反芻著讓我感觸甚深的章節。這不是一本講及自然壯麗景色或行山 驚險奇情的書(縱使由於政治原因,他行山的經歷確是奇情不過),這是一個巴勒斯坦知識份子對於他成長的那片土地的熱愛,以及理想和執著的幻滅(作者是 個律師,他一直夢想依循法律途徑抗衡以色列無止盡的開發新殖民和屯墾區,但逐漸發現法律精神在一個以特殊目的來建立的法律體系中,根本沒有存在意義)﹑還 有與以色列這段難解的民族矛盾。

書中有一段我一直記著。那個篇章中,以國政府聲稱作者委託人的土地是公共用地,要收歸以國政府所有。作者代表委託人跟以方談判人員會面,事前他一直 在想,這些強奪我們土地的魔鬼到底長甚麼樣子?他們會大剌剌的褫奪巴人的權利,還是臉上仍有一絲絲的歉意?在談判桌上,他所見的超乎他想像以外。坐在對面 的三個以色列猶太人代表,衣冠楚楚,一派生意人的模樣。他們並沒有認為扭曲事實是怎麼樣的一門兒勾當,反而大大方方的跟作者談條件,談和解。作者不禁驚 嘆,原來當那些人深信自己的目標比他人的崇高時,道德是首先讓路的;而為了達到崇高的目標,他們並不介意中途犧牲的種種,包括他人的幸福。

其實誰都清楚,以色列不可能接受巴勒斯坦建國,近日希拉莉對於以色列停止擴建殖民區八十天及重展談判所作出的讓步,都不可能控制以國的野心。被一個 對立的民族包圍國土固然危險,更重要的是,他們是如此真切地相信,那片「流奶與蜜」之地,是他們的故園,是上帝賜予其選民的迦南地。這種美好想像,超乎人 類信念的偉大願景,讓以色列猶太人甚至重塑了該地區的歷史,把阿拉伯人在那個地區留下的痕跡一一進行清洗。以色列的道路規劃是為了把以人殖民區和依山而建 的巴勒斯坦村莊分隔開,所以常常需要為無止盡的建設而破壞自然山勢。

巴勒斯坦的山勢暗喻巴人的命運,還有作者逐漸被現實磨蝕的理想。他自小就熱愛行走在耶路撒冷﹑耶利哥和拉姆安拉的山野之間,追求那無拘無束的感覺, 享受一個人的自我放逐。但隨著1967年六日戰爭結束,巴勒斯坦地區形勢有了大改變,以色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控制西岸,他作為巴勒斯坦人,被逼害的一 群,再也沒法流連在他所愛的眾山間。讓堅持在民間與以色列抗爭的他真正萌生去意的,卻是他自身理想的枯萎,是在不公義的體制中高呼法律精神的無力感。理想 的開始總是夾雜與期待與歡愉的,但結束時,卻是如此孤絕之境。

未來又如何呢。作者的好友問他。他說,接受現實,承認我們輸了。然後深呼吸,思考如何繼續這場抗爭。

我想他還是樂觀的,至少,在他的雙腳無法自由行走在山巒間的時候,他開始了他的第七次旅程:寫作。那也是接受現實的一種。爾後如何,將是未知之數, 只知兩個民族的戰爭斷不會在不久的將來完結。但至少在最後一次的行山之旅中,作者跟一個以色列青年能夠分享一支大麻煙,在衝突與衝突之間,短暫地突破了兩 個民族的藩籬。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在主場看到你的文章,就過來看完了你的blog。很想說你真的寫得太好,不是「好好看」,是你的文字真的寫得很好。不止有感情,也有深度。像其他人的評價:不是一般遊記。

加油。

雪梨 said…
謝謝……我反而覺得這幾天談起巴勒斯坦,確實只有失語。還能夠說些甚麼?只好在文藝裡尋求慰藉,如寄望天堂。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