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尚(Kashan)-不是遊記的遊記



下午在伊朗朋友的家門外上錯賊車,中年的士司機不斷向我毛手毛腳,摸完臉摸大腿,還邊開車邊索吻。當然這絕對不是我在伊朗第一次被非禮,之前在德黑蘭都給摸到想賭氣在身上不同部位貼價錢牌算了。但這個司機也太色膽包天,竟然把車子開到一個看來像沙漠的地方,我堅決要他立刻掉頭,只又吵又鬧的才避了一劫。終於到目的地後,把車費塞給他,他還不肯收,硬是要我參觀完卡尚的傳統房子就回到他的車上。我假裝答應,雖知他將會在那裡頂著酷熱呆等幾個小時,但也不失為對這種男人的懲罰。而且中年伊朗男人肯定有妻兒,我不過替天行道而已(後來特意選另一條路離開,竟然又給我遇上他,又駕著車子追了我幾分鐘)。

初到卡尚,伊朗女生就對我說:welcome to kashan, one of the most notoriously religious and conservative cities in iran 。她本人就曾在報上發表過一篇題為「Kashan: a city you should be afraid of」的文章。今天我可算長見識了。伊朗人的熱情好客友善,在卡尚人身上幾乎無跡可尋。全身裹黑袍的女人把我從到打量到腳,然後拋給我一個鄙視的眼神,我的解讀是:see how she's wearing her hejab. what a slut. 男人總是色瞇瞇的,眼睛永遠放在頭巾與衣服領口間露出的二十毫米的身體上。騎摩托車的青年跟著我走了幾個街口,不斷用僅有的英語求我上他的車。最溫暖的問候是這樣的:「Hey, Japan?」我擠出最甜美的笑容:「No...Hong Kong. 」然後那人就走掉了,真是何等光怪陸離的城市。

然後竟然還找不到的士回家,在四十度的烈日下輕微中暑,還是人生中頭一遭。回程的士停在朋友家附近的一個廣場,甫下車又是一堆男人湊過來問東問西,我又累又餓又因為中暑而開始全身乏力,連基本禮貌顧不了,裝作聽不懂英語就頭也不回的走掉。

伊朗朋友對我的遭遇感到很不好意思,我連忙說:hey it's fine, it's just kashan, not iran.她的鄰居不知從哪兒聽來我的不幸(也許小城是很難有秘密的),特意拿來美味的薑餅和檸蜜給我「定驚」。這才讓我稍稍在卡尚找回一點伊朗人的良善。但我還是決定要逃離這個城市了。明天啟程往伊甸園的入口,古城大不里士。那是伊朗的阿塞拜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