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堅持的事-旅行的意義




的確,這個城市很擅長給人罪惡感。每次辭職去旅行都有很多人冷言冷語。

「你是有錢女,我們是窮等人家,等級不一樣,哈。」
「我覺得你去太多旅行了。」
「哈,伊朗?阿爾巴尼亞?科索沃?好危險哦。這種人就是從沒想過父母感受。」
「人家結婚買樓生孩子時,你還是只有自己和背包,恃著年輕就任意揮霍時間,真是愚蠢。」

如果要我拋書包反駁價值單一化或是社會無形的壓迫,那也可能太潔癖,太知識份子了。事實上我做每一次辭職的決定前都沒想那麼多。那是體內自由的欲望已經被壓抑得太久,必須做些甚麼而已。只是生在香港,每個人都給同一套標準綁得死死的-「get a job, get married, pay your taxes...and now, say you're free」。選擇生活的自由如選擇商品的自由一般形同虛有。人人將貨就價,花樣年華的女孩,看不到生命其他可能,只想著何時能出閣;男人追求屋仔車仔老婆仔,樓價多高,心頭也就多高。所謂選擇只存在於偽豪宅與二手居屋之間。如果有人覺得這樣生命就圓滿了,我由衷恭喜。但我要的確實不一樣,而怎樣也就是我自己的事,總不解別人緣何置喙。

一個女孩子孤身上路,沒有行程沒有計劃只有一個沉甸甸的背包,去冷門地方還要住在陌生人家,父母怎麼說都是擔心的。但媽媽雖然對長女的任性非常囉嗦,每次長途旅行執拾背包時,還是她替我補遺,照顧我到最後一秒。包括搜羅一大包藥品,保證發燒頭痛腸胃炎中暑跌傷甚麼都有藥醫。而旅行途中我也常跟父母保持聯絡,沒能打電話也會發個電郵報平安,或傳張照片讓父母安心。有人說我不孝,也許吧。但我相信父母希望我是自由﹑獨立和有主見的。他們沒有想要生出自己的附庸,更不想讓我成為社會的附庸。父親是生意人,到過很多地方,見識過許多政府的腐敗和國家暴力。他的確也是囉嗦得要命,覺得我沒見過世面,只有一股愚勇。但每次我滿足地回港,他總會聽我的旅行故事聽得津津有味,還常說不要以為只有我能背背包窮遊,他也可以,而且終有一天會實行。

也許是我自我感覺良好吧。但我有工作,有交稅,有繼續讀書,有做義工,有關心社會和政治,有爭取民主有遊行也有每年過萬的慈善捐款--怎麼那些一批又一批從商學院裡倒模出來的人,才是你們眼中的社會棟樑呢?旅途中我也在學習,住在當地人的家,跟他們真誠交流;我去英國時也順道當了Stop the War的義工,協助組織倫敦的反戰遊行。要真心懇切相信自己做的事,才能抵抗他人無意或惡意加諸於自己的罪惡感。一種非他們族類的罪惡感。

當然我沒有放棄我的志業。雖然一切並不明朗,但任何時候都當裝備自己,確保自己是個能夠為理想付出的人。我不特別有勇氣,只能繼續做我最擅長的事-讀書,切實在書本和旅途中學習,期望有天會成為有用的人。

五月底考完試就會立刻趕往機場了。回程機票沒訂好,大抵要一﹑兩個月才會回來。今年是波斯尼亞戰爭開戰二十年紀念,薩拉熱窩那11541張紅椅排成一條血海,殷殷銘刻了戰爭的殘酷,卻又如此驕傲地展示了歷史留給他們的傷疤。如此關乎生死的深度是我從未能搆及的。我無法預知今次會有甚麼經歷,但我總希望旅行會讓我思考更廣更深,成為比昨天更好的人。

 

去年盛夏,攝氏四十五度的伊朗設拉子。設拉子位於伊朗南部,以酷熱著稱。照片拍得美但身邊其實都是拇指般大的蒼蠅飛來飛去。我每次張口吃飯都很小心。

Comments

allduck85 said…
最緊要享受同知道自己做緊咩... 你個blog 真係好睇, 希望你keep住update :D
雪梨 said…
謝謝!一定會繼續更新的,尤其是在沒有旅行可以去的日子,唯有寫遊記當旅行 :P

希望你常來啊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