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拉熱窩歷史博物館:重現戰時黑市




九十年代初薩拉熱窩烽火漫天時,市內唯一的輸送紐帶就是接近機場的Tunnel of Life,也是許多薩拉熱窩人棄城逃亡之路。塞軍當然知道有這條既伸手不見五指,污水積至大腿,近一公里長的隧道存在,但愈多薩拉熱窩人離開,對他們攻陷這城就愈有利,所以也就罷手不理。這條隧道的故事,不日再詳寫。

當時市內物資匱乏,留守薩拉熱窩的人都瘦得皮包骨。食物大都靠空降的人道救援和有辦法的人從Tunnel of Life運進來,最後會流落到黑市檔攤上。讀《Goodbye Sarajevo》,方知美國那時air-drop到薩拉熱窩做人道救援的,竟是六十年代越戰時用不完的餅乾軍糧。有時候還有肥皂,但有水了大部份人都留著喝,不會拿來洗澡,得物無所用。其他救援物資包括巧克力,很多薩拉熱窩人一見這種「天神掉下來的甜品」都對國際社會感到絕望:我們都快死了,吃巧克力能填肚子嗎。嚴冬來了,家家戶戶燒自己的書取暖。水電都停掉,數月洗不上澡是等閒事,市內到處都是垃圾﹑屍體,滿城都是叫人噁心的腥臭。

每個時代都有所謂發國難財的人,波斯尼亞也不例外,所以就出現了黑市。當時只有歐洲強勢貨幣德國馬克(Deutsche Mark, DM)流通,至於沒有親人在外地可以匯馬克過來的人,就來以物易物。那時國際社會對內戰情況既不特別關注,也不甚了解;即使了解也非從平民生活角度入手。結果有許多人誤以為薩拉熱窩情況不差,只偶爾匯個五馬克給城內親人,實在是買塊餅乾都不夠。九十年代初我每年暑假都會去德國探望祖父母,以我所記得,當時1馬克大概能兌5港元,而那時在柏林買個雪糕也是1.5馬克左右。但在薩拉熱窩黑市,一罐奶粉最少要賣一百馬克,已經算非常便宜。至於咖啡等奢侈品(波斯尼亞人是無啡不歡的)更是天價。

夏季時去薩拉熱窩的歷史博物館,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親身看看館內重現黑市貨攤的展品。畢竟讀了那麼多戰爭紀錄,那能不親身看實物。

典型黑市檔攤,貨品不多,但賣得很貴

聯合國的罐頭牛肉和清真罐頭羊肉
歐盟的援助食物:紅豆撈飯
美國送來的人道救援-茄醬意粉,好像還不錯
天價惠氏奶粉

Comments

Barry Chan said…
請問有沒有當時Tunnel of Life的照片?我對這個惡劣的環境很感興趣。

另外巧克力能夠補充人類的熱量,所以作為救援食品亦無不可。
陳婉容 said…
好啊,一定會寫也會貼照片。

我想行山時吃巧克力也無不可,但始終不飽肚,難怪薩拉熱窩居民看到這些fancy sweets會一肚子氣的啊。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