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四月天


過了一個快樂的週末。
諾士佛臺土耳其餐廳的水煙不比伊斯坦堡的濃烈。我竟想念伊斯坦堡如思鄉情切。只遺憾忘了點甜徹心靡的蘋果茶。還記得去年五月,在伊堡等待買長途巴士票時職員奉上兩小杯果茶,呷一小口便愛上。茶的糖份很高,一如所有土耳其甜品。我恐怕長期喝這種茶會危害健康,所以縱使滿街都在賣,自己又那麼愛喝,還是不敢買回香港。但猶記得那叫人心動的果香。去年的伊斯坦堡。
還是點了兩瓶以弗所啤酒, 我倆對酌。上一次就是去年夏天,臨離開土耳其前,在伊斯坦堡舊城區一家餐廳。我還記得那是個小小斜坡,面向著有電車路軌的大街,還有滿街的紀念品店和地毯 店。
那時候,那不捨還只是對美好愉快旅程將須結束的輕嘆。在回程的飛機上我才哭起來。原來我並不願意回家。也許對於身處何方,我並不在意。我只是不願意勉 強抵禦襲來的現實。在保加利亞,我獨自在咖啡館寫下一頁又一頁的札記。當下我是如此享受孤獨。孤獨成全了我。
有時我想,我們的命運或許不 過落花與流水,像流行曲裡說的一般。假使幸運,我們或許能一起走到路的盡頭,然後回首,驟覺人生這條路,還是有一個人陪自己走了,好的壞的,都經過了。咬 緊牙關撐下去,結局一定會是好的。要是不幸,那管誰是那朵落花,流水還是把它,悠悠帶到彼岸,又放下。那是人生的昇華。成長路上,曾有多少人如水般滋養過 自己,也被自己滋養過。對於人生一切,該心存感念。
而我是多麼多麼感激你為我所做的一切。我希望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一個愛自己所愛的人的人。但所愛的人並非我的全部。我的思想才是。我常害怕幸福讓我平凡。也許我如此以為,只是因為當我自覺不平凡的時候,我從來不曾感到過幸福。
還是你好,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去年四月天,在伊斯坦堡。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