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贖:莫斯科聖巴素大教堂



從沒忘記過那次在莫斯科聖巴素大教堂,在二樓的小禮堂裡小詩班的拉丁文聖詩,如此純淨透徹,是穿越凡間種種,空靈的美麗。我沒有宗教信仰,但倏忽明白緣何那麼多偉大作品都是聖堂藝術。也許是柏拉圖式的天堂想像,但人總是願意相信靈魂能夠被洗滌和救贖,脫離循環與虛空,合理化人間一切苦難。這些意義轉化成藝術,才成就了流傳千古的不朽。

雖然我抑壓了訴諸上帝的衝動。憑一己之力戰勝世俗的痛苦,確實比能輕而易舉得來的神聖救贖更讓人痛快。我就是上帝眼裡虛妄的孩子,一直都如此自以為是。又可能我是個無可救藥的悲觀主義者,沒法讓自己相信天堂。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