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願望.挪威諾貝爾和平中心



(上半部份寫於2011年12月21日)

十二月十日,生辰前夕,我在奧斯陸諾貝爾和平中心的留言板上,寫下了自己的願望。自我想不起來的孩提時代,許是我第一次感悟他人的幸福如何超越己身渺小的時候開始,我的生日願望,年年如是。即使許許多多理論與所謂成長的沖刷,讓我多次懷疑這樣的所謂普世大同是否不過於嬉皮烏托邦,我依然選擇了相信。

相信是一種溫柔而堅定的力量。那是體認自身力量渺小但依然不屈不撓,如風中蘆葦,如明知種種皆不過宿命,但選擇不走向虛無的希臘悲劇英雄。我曾經以為宗教是懦弱者的依歸,但信仰本身的力量卻是如此經得起磨折,容人超越一己之限制。尤記得小時候愛唱的,詩篇第二十一篇;「從今時直到永遠」的美麗,無法從今生見證的異象與許諾。走過沮喪敗壞,死蔭幽谷,仍有你與我同在。溫柔而篤定。

人生走到這裡,我還是希望,即使世上一切希望都凋敝枯亡,我依然堅定地選擇生。

去年生日,我說過,世上種種,終歸不由我去平反。只是我仍然能夠選擇,天真﹑良善﹑純粹。

只願我,依舊年年如是。



生日當天獨自在Oslo(奧斯陸),正好是諾貝爾和平獎頒獎日,我在諾貝爾和平中心看了直播。出來打算逛聖誕市集,卻見許多人和警車圍著市中心的Grand Hotel。有幸見到其中一個得獎者Ellen Johnson Sirleaf,利比里亞總統及聯盟黨領袖,也是非洲唯一女總統。同屆得獎的另外兩位女士Leyman Ghobee和Tawakkol Karman都因致力於為女性平權而得獎。當屆和平獎授予三位女性,爭議遠較今屆授予歐盟為少。





縱使歐盟得獎似乎比奧巴馬得獎更叫人費解,甚至讓人質疑和平獎公信力,但我仍然相信頒給歐盟有其劃時代意義。從來國家主權都是紛爭源頭,國際間的無政府狀態正是由主權無上的現實主義思想而來。歐盟統合了歐洲大部份地區,開放國家邊界,實行高於國家的法律體系,國家向歐盟交出部份主權換來國際合作,根本是世界一家的雛型。儘管歐債危機讓歐盟陷於崩潰邊緣,其理念崇高是不爭事實。頒給歐盟在這關節眼也算是一種肯定。

也許愛旅行的人畢竟都比較理想主義吧。即如我張貼在諾貝爾和平中心的生日願望--May the world live as one.


生日當天,買了杯熱騰騰的咖啡為自己慶祝。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