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伊朗:行前



雖然心裡多麼想去敍利亞的阿勒坡和大馬士革,我還是決定把整個旅程留給伊朗。

伊朗在美國與香港不動腦筋的主流傳媒的語境下,總是讓人聯想到伊斯蘭革命與極端主義,極度不平等的兩性地位,還有核武。事實上伊朗政局在西亞而言相對穩定,民風淳樸;在旅人的角度看,應該至少比內地安全。別人都說我一個年輕女子在伊朗太危險,我倒期待那種種崎嶇風景。

況且,我早已習慣背起背包獨自上路。

伊朗和古巴是我最嚮往的兩個國度。我總是把他們想像為,世界的另一種可能性。我從不相信歷史在冷戰後已經終結,事實上,即使傳統意義上的冷戰已經結束,意識形態之爭卻一直在升溫。

也一直在思索定位。我自然不願接收伊朗在主流傳媒裡的邪惡形象,但也不願在行前就抱著為它平反的心態。我明白人不可能完全持平,但我相信,也但願我的旅程會給我答案。

我太喜歡一個人旅行。總是離開了所有熟悉的人事,才感到自己切實建立了「他者」意識,那陌生疏離感,才更顯真實。所見所聞才能真正與內心觀照。我總渴望,那是我的彼岸,是我的昇華。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