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衝突:屠殺的代價-淺談國際法中的自衛戰爭





(source: AFP)

本文刊於「主場新聞」:以色列與自衛戰爭

以色列官員和他們的喉舌最老掉牙的論述,就是「自衛戰爭」是國際法認同的原則,足以合理化他們對加沙的連日空襲;奧巴馬亦表明認同以色列有權自衛。早前撰文談及反錫安主義是否與反猶同義,遭不少同情以色列自衛理據的讀者批評。於是還是下筆寫了這一篇,略談國際法中的自衛戰爭。

國際法普遍禁止武力,然而不需抽空現實政治,我們都知道這是烏托邦理想多於法律原則,更重要的似乎是戰爭的合法性。對於禁止使用武力,國際法中承認兩個例外,一是自衛,二是聯合國的集體軍事行動。對於自衛原則,聯合國的取向與國際法鼻祖,荷蘭籍法學家Grotius一致,認為自我保護(self-preservation)是天性,是以自衛亦是與生俱來的權利。國際法的確承認自衛的必要,見於以色列經常引用的聯合國憲章第51條:「(大意)一國對他國進行武力攻擊時,受攻擊國有自衛權利。」表明證供看來,至少這一次,以色列是找對了法律盾牌。然而吊詭之處是,聯憲51章註明適用於「一國攻擊他國」的情況,而加沙現時仍受以色列以打擊哈馬斯之名非法武裝佔領,哈馬斯亦非隸屬任何主權國的武裝勢力,根本不存在「一國攻擊他國」的情況。是以在此原則下,以色列的自衛牌,基本上站不住腳。

今次事件起因是哈馬斯向以色列發射火箭炮,這種零星攻擊有沒有延續性其實是疑問,如果攻擊已告一段落而以色列在「預防性自衛」的概念下向加沙進行報復攻擊,在國際法下就不能構成使用武力的合法依據。他國攻擊須符合迫切性,才能夠將所謂預防性攻擊合理化。此處早有國際習慣法可援。國際習慣法(customary law)顧名思義是國際間約定俗成之慣例;對於自衛戰爭,相關的習慣法規定除非攻擊已迫在眉睫且非常嚴重,又沒有任何其他手段可以化解,而且其迫切性已容不下一刻考慮(leaving no choice of means, and no moment of deliberation),預防性自衛才可成立。這是習慣法中著名的Caroline Test,源自早期英美外交風波(Caroline Affairs),在二戰後的紐倫堡審判中被再度肯定。至於以巴之間的衝突有沒有其他手段可以化解,則是現實問題,在此不談。

即使退一萬步假設以色列據聯憲51條有權自衛,自衛權亦必須符合兩項大原則:必要性(necessity)和對等性(proportionality)。必要性已在尼加拉瓜訴美國(Nicaragua v US)一案(八十年代,美國資助和訓練尼加拉瓜反政府軍,被裁定非法干預他國內政)中受國際法庭肯定,規定國家使用之武力需以軍事目的為限,不能以報復形式隨意大舉開火。換句話說,與法學家Fenwick的解釋同義:「戰爭對於敵人非以消滅,而是要使其屈服,以達到政治目的。」而對等性(proportionality)則算是國際戰時人權法,跟必要性是相關概念。對等性早於1907年海牙公約時已有規定,及後在1977年日內瓦公約的附屬文件中有再提及,且受日內瓦第四公約認定為基本人權原則。對等戰爭中雙方實力不可過於懸殊,而且自衛還擊時必須考慮還擊力量會否導致平民傷亡。以色列對加沙平民設施,包括醫院和電視台等大肆空襲;更公然違反國際法,用只能用作照明彈的白磷向加沙平民發動襲擊,遠遠超出防衛自己不受哈馬斯攻擊的必要性。雖說數字並非一切,但執筆之時以巴已協議停火,埋單計算平民傷亡數字:以色列5名公民死亡,加沙則有超過150名巴人死亡,數字還在攀升。當中是否存在對等性,我相信不難看到。換句話說,以色列的「自衛還擊」,表面上已構成戰爭罪行。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Happy viewing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DrSPFYXUfQ&sns=em

Pika
Valvetman said…
那一個奧巴馬? 噢﹐不就是拿諾貝爾和平獎的那一位吧?? LOL!!

Recently, I have been reading serveral claims that the real/original Jews are black, while the marjority in Israel today are actually Caucasian convert, mostly Khazars original. If this is really true, it make the whole conflict even more ridiculo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