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香港。巴基斯坦晚餐



因為替香港融樂會當義工,我也成了義務中文老師,教了幾個巴基斯坦學生一段時間。昨晚學生的媽媽執意留我吃飯,盛情難卻之下就乖乖坐下了。

其實巴基斯坦菜跟印度菜一樣合我口味,因為本人是無辣不歡的辣妹。中間的薄餅叫chapatti,在印度也是同一叫法。這種薄餅可以單用平底鑊來煎;另一種較厚的要用上焗爐,叫nan,也是從印度到巴基斯坦到阿富汗到伊朗都是同一種叫法的。

右邊的是咖哩羊肉。不知說了多少遍,其實我是不吃羊肉的(其實我連肉也不太愛吃)。但人家都把盤子端到我面前了,難道還那麼大小姐的說自己不吃羊?又是乖乖的送到嘴裡,但竟然毫不覺腥,肉質比牛肉滑得多。咖哩汁夠辣,把熱騰騰的chapatti浸到盤子裡蘸咖哩汁吃,瞬間在西亞南亞獨個兒旅行的回憶都湧上心頭啊。毋怪那麼多人愛寫Food Diary,味覺記憶還是很實在的。

結果說不吃不吃,我把薄餅﹑咖哩羊肉和菜(也是辣的)都掃掉了。席間又順道問問去巴基斯坦旅行的問題,但學生媽媽說不止西部(受塔利班控制,馬拉拉就是在西北部受襲)危險,Karachi也勸我不要去了。只有喀喇昆崙公路,Lahore和Islamabad比較安全。她問我為甚麼要去巴基斯坦,說從沒聽說過香港女孩會去那邊旅行的。我也答不上,可能就是好奇吧。

另外,如果大家有意幫助香港少數族裔融入社群,可以聯絡香港融樂會當義工。但千萬不要以為這是類似探訪孤兒院的一次性活動,可以讓自己一時感覺良好;要有長期付出時間的準備。有時我也想,我常讀那麼多理論書,那麼迷信理論的深度和高度,但最終不能輕視從小事出發的改變。現時我只希望學生們中文終有一天會合格,做到就很了不起了。

早前我的另一篇文章:說好的平等機會呢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一口氣看完妳的遊記,覺得妳很不簡單。香港女孩少有像妳那麼關心政治的,遊歷廣書又讀得深,文筆更是極好,難怪別人說妳出塵。

繼續努力,期待妳更多文章。
雪梨 said…
謝謝啊,甚麼出不出塵的我也聽不懂,只覺尷尬,哈哈……

我自覺有太多不足了,以後真的好好惡補一下才行,要step up。

謝謝你,希望你常來 :)

S
Eric Spanner said…
若說香港人在巴基斯坦,此公的故事不得不看:
http://tmsohk.zymichost.com/2010PakistanAfghanistan/
Monsieur Lazhar said…
請問版主到過阿爾及利亞這個國家嗎?最近有部法語電影"Monsieur Lazhar",主角是來自阿爾及利亞的政治難民,香港人對這地方知道不多,可否有妳的文章介紹?
陳婉容 said…
Eric:
有空會看看,他還去了阿富汗?厲害啊

Monsieur Lazhar:
很想去但沒去過。但聽來有趣,我對跟displaced persons有關的國際法和他們的處境很有興趣,會找來看看,謝謝你啊。

近來在準備寫有關以巴衝突的稿,可能會寫早前上映的「有毛冇翼飛天豬」,如果有興趣的,希望你再來看 :)

S
Barry Chan said…
我覺得你是時候出一篇你的旅遊飲食指南了,介紹一下中東地區的美食XDD又或者介紹你那神奇的煮食方法(好像誇大了--")。

不過不得不說,近期香港的種族問題愈鬧愈哄,前有喬寶寶,近期有那土生土長的巴裔少女,連政府也歧視他們,我都不知香港怎樣可以促進種族和諧。
陳婉容 said…
Barry: 也不是神奇,是寒酸加慳皮。一點都不難,去買個Tefal煮食壺就可以,不過我下次另紙書寫吧,哈哈。

是的。香港的人口政策和入境條例都十級落後,而且非常人治,不知準則何在。這樣也敢自稱國際城市。

下次就來寫寫香港的種族問題。
Monsieur Lazhar said…
謝謝妳的答覆,Monsieur Lazhar《我的插班老師》是一部很感人有意思的電影,希望妳有空可以去看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