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甚麼不去日本


有沒有人期待愛國愛黨憤青文章?有的話請把鼠標移到螢光幕左上角,按向左的箭頭一下--你已經回到上一頁了(啊你已經看不到這句話)。我並不打算重溫日軍侵華或舉證支持釣魚台是中國的。又,其實釣魚台真的是中國的嗎--待我國際法學有所成後就寫篇文章談談這個問題,現在就先不胡謅。

其實絕大部份高度發展國家都是小時候跟父母去的。歐洲﹑美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等--獨欠日本。身邊每個朋友都已經把東京大阪跑熟,把日本當另一個家了,我卻是每年都去台灣。心癢想念snowboard也只會想起瑞士,日本從不在考慮之列。

友人健吾是人所共知的日本通,他的日本文章我卻都是離著魂看,怎麼都捉不到神髓,圈個錯別字就當給了意見。對日本之完全沒興趣甚至能追溯至高考時代--當年老師說她教歷史幾十年來從未給過如此高分--但我卻是完完全全的討厭日本史,從幕府到鎖國到維新全都是隔著一層紗的唸。中史和歐洲史卻毫不費勁,睡著考都高分。啊還有,除了村上春樹﹑芥川龍之介﹑三島由紀夫和川端康成等最響亮的名字,我想不起我還唸了那些日本文學。都算枉稱文藝少女。

前幾天媽媽還問我:去不去名古屋?我想也不想就說:不去。再之前爸爸問我要不要跟他去尼日尼亞,我卻是立刻雙眼發光:真的嗎?終於肯帶我去了嗎?(不過他又反口了,我爸真的很不可信)

近來也忍不住想,究竟是為甚麼,我都跑了那麼多地方,還是從未踏足日本。看人家的照片,立山黑部山中壯麗的景色,北海道澄澈冰藍的湖面,京都漫山遍野的紅葉,甚至叫人嘴饞的壽司甜品拉麵,竟都勾不起我一絲一毫親身觀看的欲望。友人把日本鄉間的照片傳來試探,以為看到樸實鄉野我會有所動搖,我卻回了一句:看草看牛看河溪,我怎麼不去偉大祖國。反而是有人拿沖繩來引誘我,對陽光與海灘有點動心--畢竟琉球跟日本是差了千萬丈遠。

雖然難以絕對肯定,但我對日本毫無興趣,可能因為我所認識的日本文化跟我個人性格實在是南轅北轍。日文我固然不懂(要是對一個文化完全沒興趣,絕對不可能學他們的語言),但認識到他們所謂的敬語即覺手臂發麻。多間接,多虛假,多肉麻。肯定會有人說:你看你,寫那麼多文縐縐沒人懂的東西,還說人家噁心。這是不一樣的--情感有毛毛細細,不代表說話要轉彎抹角。

換個角度形容好了。在途上遇上來自七大洲五大洋的朋友,當然要好好交流語言,尤其是粗話。遇上日本旅人,我總會很認真的問:「com' on,總會有一句比baka ya rou更粗鄙的。」日本友人總晃頭晃腦的說,那「你很笨」可以嗎?「你這個廢物」可以嗎?真沒意思。最愛遇上歐美背包客,最少夠瘋狂,一起喝酒看足球講粗口多暢快。當然日本人夠禮讓,也安靜,要是得一起走上三五七天,他們還是好選擇。

題外話,我又學了甚麼語言?從前學德語因為家族跟德國有點淵源(竟有人因我皮膚白鼻子高,以為我有點德國血統,真是臉刷一下的紅了,誇張得無法沾沾自喜),長大了卻想學法語俄語,前者浪漫而且讓我聯想到人人手執共產黨宣言的火紅巴黎,後者豪邁奔放,如西伯利亞冰天雪地裡的一瓶醇美伏特加(這句像陶傑上身)。俄語沒學過,法語呢,現在是懶下來了,真應該好好的繼續學習,畢竟它是聯合國兩種工作語言之一,對我所想望的將來或許有幫助。

我總是說,日本太貴了,物價高,日圓又升得厲害。但正如友人所說:瑞士你去了無數次,動不動就說要去玩snowboard,但又總是說太窮無法去北海道,怎麼說都不合理。對啊,一說到要去北海道我就覺得自己窮了。看到小樽河畔如詩靜美的雪景,心裡知道任誰都會愛上這樣的地方,卻寧願去北京,想像在大雪紛飛的天安門廣場上唱首「沒有煙抽的日子」。對我來說,日本之美太精緻,太小巧,太精心計算,太無可挑剔。正如吳彥祖如此完美,我卻更喜歡人人都說是流氓的余文樂,只因他有無法彌補的缺陷,這些缺陷暗示了更深沉更複雜更耐人尋味的故事。完美卻總是索然無味。有時看到其他旅遊博客充滿美好「環遊世界」想像的背景圖片,不是巴黎鐵塔就是郵票或公路,而我卻挑了張髒亂的鐵軌照,旁邊房屋一看便知是貧民窟。對於缺陷總是有些浪漫的情意結,甩不掉的文藝腔。

不過從旅途上所見,日本背包客hardcore程度卻是遠超香港人。其實相比香港人,日本﹑南韓和台灣背包客都比我們有冒險精神,不會只懂食玩買。六年前在途上認識過一個日本男生,英語是幼稚園級,跟人溝通得靠電子辭典。一群吹水背包友說起宗教問題,他不懂用英語表達宿命論,自個兒按了好一陣子,然後把電子辭典轉過來按下發聲鍵,冷冷的數碼女聲唸出:fatalism。這舉動引來哄堂大笑,我心裡卻都覺得他笨拙尷尬的樣子無比可愛。但這個一說英語就是啞巴的人竟然跑了大半個地球,從日本出發,穿過中國印度中東歐洲,最終要到美國去做義工。後來回到香港還常想,不知他過得好不好,雖替他擔心但又覺得他不計條件的衝動與勇氣如此真誠高貴。在阿爾巴尼亞認識的日本女孩Yuka,每天臉上總是化著一絲不苟的妝,卻也已經是跑了五十多六十個國家的老練背包客。這樣的女孩子在香港倒是極難遇上。還有棄工環遊世界的女孩Yuri,人家走一年兩年,她一走就是三年,還老說不夠。

這些年來跟日本總是擦身而過。甚麼時候踏足日本,就應該算是我旅人生涯中的里程碑了。日本旅友們總是說來吧來吧,來了請你吃甚麼甚麼,帶你去那裡那裡。當然知道日本食物好吃,但多貪吃也懶得動身「破戒」。如果有人找到一個去日本的,最無懈可擊的理由,請告訴我。


北海道小樽運河,其實應該很美……(source: http://www.jnto.go.jp)

Comments

aukalun said…
很有共鳴! 如果我要再到日本的話,只會是為了京都與奈良,日本人的一絲不苟,總算保存了一些中國人完全毀滅了的東西。
Anonymous said…
非常同意樓上的說法,禮失求諸野。同時我亦相信博主跑到京都奈良也會被她們所吸引,特別當讀過芥川龍之介的文字以後。
雪梨 said…
友人也是一直這樣慫恿,說京都根本是小長安。但怎麼說呢,我就是無法對日本提得起很大興趣,可能要被迫去了才會愛上,哈哈。
John Lau said…
估不到不想去日本的理由, 和我也有一點點的相同之處! 不過如有機會, 我也希望參觀日本的古建築.
雪梨 said…
我也是,常常說其實我願意去京都奈良,但又提不起勁……期待著有人「迫」我去,哈哈哈哈

S
Anonymous said…
s,
也許你不想去日本是因為被看得太多了,幾乎全香港人都嚮往著,基於點點的愛國,基於點點的脫俗。
我也沒有去過日本,興致也沒有。
cc
陳婉容 said…
cc:
「點點的愛國」就肯定沒有…我最討厭那些憤青。況且,我最反對的就是國家這觀念了……

點點的脫俗可能也沒有,因為我非常喜歡去台灣!

所以,真的無法理解。

S
kitty3c said…
對於日本,我以前也總是提不起興趣。可是去年夏天一去,彷彿著了魔。她的建築和美學真是沒話說,京都奈良固然保留中華文化精華,尤其是讀過川端康成等人文字前去,依戀尤深。如果你提不起勁去,不妨重讀雪國等書,應該會撩起條癮。

她的當代建築和設計也有一種西方建築師無法仿效的禪意。我下個月又動身去廣島了!
陳婉容 said…
Kitty:我也怕我到了日本之後才發現它竟如此有趣叫人著迷。有時候不去是為了維持某種無聊的堅持或偏見。

當然,對日本文化興趣不大是主因。我從不哈日,也不知何故。

日本建築師我倒是很喜歡--尤其是隈研吾。http://sherrie-chan.blogspot.hk/2009/03/blog-post_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