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另一種旅行


有人問我:甚麼時候會再寫遊記?

可能會有人覺得我掛羊頭賣狗肉吧,明明是個旅行博客,一直在唸唸有詞的講政治。怎麼說呢。我曾經說過,如果世界終將消失,洪水把一切沖走,再沒有所謂的世界,再沒有所謂的旅行,就讓我抱著我的書櫃,飄流在茫茫大海裡,借著月光的溫柔,跟文字一起,浮浮沉沉。在知識和文藝裡的旅行,比腳步走得更遠。有時候走前人鋪出來的路,有時候走那荒幽小徑,不管如何,我的小房間裡也有另一個世界。

而真實裡的旅行,我所踏過的每一寸土地,所見的不同膚色不同語言不同文化的人,為他人的痛苦掉過的每一滴眼淚,都將鞏固或推翻我所知的一切。我所以成為我,是兩種旅行方式的相互成全。我總希望走過萬里長路,我所見所想都會成為我所堅信的一切的佐證;是以我會變得更堅強,更勇敢,更聰明。

努力地筆耕,除了出於某種與生俱來的自以為是的正義感,還是希望知識能傳染,每個人都對世界有多一點了解,就應該有多一點包容和關懷。那麼每一個旅人曾經在漫漫長路裡想望的,沒有邊界的世界,或許還是可以成真。有時候,我覺得自己選擇國際法作志業亦是同理;所有人都知道國際法不單是弱法,且仍是嗷嗷待哺的嬰兒,管束不了大國欺凌小國,管束不了流氓國家侵害人權。但這個世界終究會需要它,每件事都有過程。的確很理想主義,但又如何呢,正是這種純粹給我旅行的動力。在書海中旅行,也用腳步去旅行。

我說過我不喜歡寫遊記,但最終還是會寫的。忘不了數月前,在阿爾巴尼亞知道李旺陽被自殺的消息,知道香港朋友立即發起遊行,心裡一陣抑鬱難以說清;和日本旅友分道揚鑣後獨個兒到了馬其頓,在空寂旅館裡剛放下背包淚就掉下來,一時還止不住。有時候我依然很傻地想:怎麼這世界有那麼多的不義,怎麼去平反,怎麼能夠合理化。人在旅途這種感覺尤其強烈,一時間一片渾濁,不知自己身處此時此地,究竟有甚麼意義。

所以才有知識中的旅途。我已經說了許多次,但我一直重覆提醒自己:要在理論的高度上鞭策自己。要成為一個隨時能夠為更美好的社會付出和貢獻的人。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甚麼時候再寫都好,一定會支持。
我自己也對國際政治很有興趣,來這裡也是學習。而且你真的寫得很好,不管是有感情的文字還是政治,都寫得非常非常好。
期待。

Hong
Anonymous said…
世界的不平事,國內的不平事,甚至是身邊的不平事都實在太多,李旺陽事件只是冰山一角。

氾濫很多時候會令人麻木,唯有不斷警醒自已,了解真相,才能保持對世界的關心。

丹尼C
陳婉容 said…
Hong:

謝謝,而且多多指教 :)

丹尼c:

是的。所以才一直在寫,有人說是逃避,但文字也是一種力量。

謝謝…

S
陳婉容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