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防火長城


兩年前由突尼西亞開始的茉莉花革命像熊熊烈火燃燒中東,主流媒體都說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網站於號召示威者實是居功至偉。作為中了資訊和媒體毒的人自然願意如此相信,深覺科技畢竟還是對人類前進作出了貢獻。有人懷疑社交網站的角色被誇大,但我認為facebook等媒體的即時性和普遍性始終造就了如埃及茉莉花革命般號召力強﹑迅速且目標明確的運動。貼大字報甚至紙張媒體的時代已經遠去,這個世紀是網絡世紀。

後來不禁想,要是利比亞或埃及有著偉大祖國或伊朗那麼完善的網絡管制,卡達菲或穆巴拉克還會否倒台?剛剛在The Glocal 全球新聞頻道看了下面短片,Neil Fisher認為極權國家的網絡管制只能行一時,最終必然走向失敗。但他從政府發展需要而推展的論證我個人並不完全認同,到底把民眾的力量縮得太小了。

 

跟伊朗朋友談起facebook,竟是因為我嚷著說要看伊朗美女(波斯女郎美貌聞名於世,法國伊朗裔女星Golshifteh Farahani是我心中女神之一,那雙深邃的眼睛兼有純真與神秘,不必賣弄流俗的嫵媚,天生已是femme fatale)。Vahid給我看了他表妹的照片,背景是德黑蘭Azadi Square。她對鏡頭微笑,手裡是一枝白花,一頭烏黑長髮披散兩肩。「兩年前我們去了德黑蘭參加支持穆薩維(Mir-Hossein Mousavi,伊朗反對派領袖)的示威。我們要求改革,很多女孩子都拒絕戴頭巾。」

所謂伊朗綠色革命導火線是2009年總統大選,內賈德宣佈以絕對優勢勝選,但對手穆薩維和大量民眾認為內賈德操縱選舉結果,紛紛走上德黑蘭街頭示威。開始的時候民眾要求重選,但自由和民主等口號很快成為了主調,畢竟是伊朗人壓抑已久的政治索求。這場運動稱為綠色革命,因為穆薩維的競選宣傳品以伊斯蘭世界最崇尚的綠色為主色。如果說twitter革命,這場伊朗綠色革命比茉莉花革命更早一年,年青人在facebook和twitter號召上街,而且全伊朗的人都從四面八方湧進德黑蘭參與示威,絕非地方騷亂。只是當時伊朗政府嚴禁外國記者入境採訪,這場革命在國際媒體的觸目程度自不比埃及等地的革命。但綠色革命之波瀾壯闊不可小覷--我在伊朗認識的許多朋友幾乎全都曾參與示威,當時德黑蘭有三百多萬人在街頭要求改革。這場革命最終以血腥鎮壓結束,我的朋友包括Vahid等都曾因示威被捕入獄,或像Mahtab的男朋友那樣,眼睜睜看著軍隊在德黑蘭大學裡屠殺學生;自己雖活下來了,卻得了精神病。

在偉大祖國上網要翻牆,在伊朗上網也得翻牆,我到埗不久就學會了翻牆技術,到底網絡還是旅人最好的指南。在伊朗上網,很快會發覺甚麼鐵路公司網站﹑政府網站和娛樂網站下載頗快,但一用到google產品,網絡會突然變回史前的56k撥號,等到海枯石爛還看不見畫面四分一,而Gmail更是時不時被封鎖。Mahtab說伊朗政府打算永久禁制google reader。我倆都覺得這個行為有點無謂,不過內賈德政府做事確實有點沒頭沒腦,跟滿腹邪惡陰謀的偉大祖國有根本性差別。例如明明自己弄了個Iranian Firewall,但又自己推出翻牆軟件供民眾購買,我問伊朗人為甚麼,大家都說:who fucking knows?

在伊朗常跟伊朗朋友爭論偉大祖國和內賈德政府那個更極權。我斬釘截鐵的斷定是偉大祖國,在茶館裡常跟朋友們爭辯不休。他們以為中國政府至少開放了經濟,一片昇平榮景,政治一定有所改革才能跟上經濟開放。這就是我國政府之強大了--伊朗輸了,因為伊朗的洗腦工程和政治宣傳實在難望中國政府項背。在伊朗,你要不就別提政治,一提起了,所有人都會滔滔不絕地跟我說,他們對內賈德政府何其恨之入骨,恨不得他死了也得被鞭屍。曾參與綠色革命的人尤甚。即使像Vahab這樣的伊朗精英,受政府培訓重用的工程師(在伊朗,十個大學生,十個唸工程),建制內的既得利益者,也是穆薩維的堅定支持者。兩個擁有防火長城的國家,最大分別在於伊朗只懂得限制資訊流入,在製造資訊和操縱政治宣傳的方面,就得好好向偉大祖國學習了。國內憤青之多,階級分佈之廣,又豈止富人和中產等既得利益階層。伊朗青年到國外去的思想進步,中國青年到國外去的卻更覺祖國專權之利:我國發展勢頭大好,歐洲被債務所困,你說自由有何用。我國小女孩沒飽飯吃,還曉得唱首「我愛祖國」充飢呢。

不過伊朗政府也急起直追了。內賈德數月前宣佈將全面封鎖互聯網,並且會發展「清潔內聯網」,稱為Halal Internet,2013年啟用(Halal意即清真,也就是合符伊斯蘭教法之意)。國內政治活躍份子的電郵也常被監視。我離開後數月,Mahtab才終於回覆我的電郵,說她已被監視良久,不敢跟外國人有接觸,免成為政府拘捕的藉口。

可能我終歸是個相信歷史進步潮流的理想主義者--我相信再多管制也終將崩潰,因為自由與民主本是人類共通的追求。伊朗如是,祖國如是。不管你用多俏麗的名詞去粉飾,中國與伊朗皆是蔑視個體自由的極權國度,違反人類基本道德,沒有不倒台的本錢。互聯網不過是工具而已,真正需要壓制的,是人心。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My dear Sherry...love your posts..amazing work !! 我是一個住在馬來西亞的香港人。離開香港,長年在外才體會到有自己的國家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世界並非祇有黑白,很多民主戰士也許祇是被著"自由民主"的皮的狼。

請耐心看完這documentary..看猶太人如何結合西方世界有系統地為我們洗腦,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hQp13LhUco&sns=em

很多集巳被delete..希望妳能有辦法在網上download 到完整版。

請google everything about Illuminati ( 光明共濟會) , Freemasons and interviews with Sean Stone ( Oliver Stone's son )








Anonymous said…
Apparently , 妳要一part 一part google ..they also have their firewalls on any views against them...

part 2 : https://www.google.com.hk/search?q=the+arrivals+pt+2&ie=UTF-8&oe=UTF-8&hl=en-gb&client=safari

以我記得有30 or 31 part..要慢慢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