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節目的智慧.《走過烽火大地》土東篇


有時真的禁不住問一句:do you know thy neighbour?

大學first degree是中大政治系,當時其中一位導師就是沈旭暉博士。老實說本人大學時根本沒有在唸書(中學時也沒有),一直在四處遊蕩--GPA?誰管啊。大學三年,那時的同學在課上見我,不知有沒有超過二十次。唯有沈教授那一科國際政治﹑周生(周保松)的政治哲學和Stephanie Balme的比較政治我是有花過一點力氣的。剛剛在沈教授的facebook專頁看到一張他和阿爾蓋達(Al-Qaeda)的其中一名創辦人的合照,此人甚至曾長期與拉登並肩作戰,負責訓練聖戰士(Mujahedeen),可見其在阿爾蓋達地位之高。突發奇想,如果這是三色台「走過烽火大地」,主持人恐怕會一邊拍一邊給觀眾下咒吧:真的好恐怖,真的好危險……

看完土東篇,更覺政府實在應增發免費電視牌照,好好的鞭撻三色台。亞視就別提了,此台實在為懲罰香港人而設,實在只有「特殊觀眾(鬼魂?)」收視。大家都能夠理解張家輝為甚麼看到亞視會那麼生氣。人家美國一個小鎮可能也不止兩個電視台,我們七百萬人口,七百萬都在看無線。

有人看了《走過烽火大地》伊朗篇(上)﹑(下)以後說:「電視台拍攝很困難,不要公開說風涼話。」我真的覺得有點好笑。我從沒說過電視台拍攝沒有困難沒有限制,我一直在說的是「限制」不能夠成為誇張煽情的藉口。大氣電波本應是屬於大家的,現在只有無線一個真正意義上的電視台,還不能批評它們的節目,合理嗎。

《走過烽火大地》土東篇

說真的,土東篇好像拍得比伊朗篇要好一點。

三色台至少有歷史部份是沒有說錯的。庫爾德人是中東的古老遊離民族,情況有點像二戰前歐洲的猶太人,或現時的巴勒斯坦人。現時庫爾德人分佈在伊朗﹑伊拉克﹑土耳其和叙利亞交界之地,古稱庫爾德斯坦(Kurdistan)。庫爾德人一直希望建國,是以成為了區內的分離勢力,受多國政府鎮壓。現時最幸福的庫爾德人,應該算是伊拉克庫爾德自治區(Iraqi Kurdistan)的庫爾德人了。這個地區事實上已脫離伊拉克,沒有戰火,治安穩定。

土東有一千四百萬庫爾德人,長年受土耳其政府欺壓。庫爾德遊擊隊(PKK)一直是土耳其政府的惡夢,數年前雙方關係還差點升溫至戰爭局面。堂堂橫跨歐亞的大國軍隊對山區遊擊隊,完全是現代asymmetric warfare的代表。近年土國希望加入歐盟,而入盟其中一項條件是「保護少數族裔(protection of ethnic minorities)」,政府遂開始照顧庫爾德人基本生活需要,例如水電和交通接駁,庫爾德語也成為部份地區的教育及廣播語言之一,對於改進庫爾德人的基本人權而言,也算是跨進了一小步(是以個人認為歐盟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並非全無道理可言)。聽著又想起西藏和新疆的命運,不都是差不多的悲情嗎。

為甚麼說土東篇拍得比伊朗篇要好?攝製隊今次走的地方終於有點紋路,東部絕美的城市Hasankeyf是土耳其版的三峽工程受害者,一旦伊里蘇水壩發電站建成,這個城市就會被底格里斯河的河水淹沒,當中包括許多庫爾德村落,逾五萬人將無家可歸。雖然也是旅遊點(即使偏門),但怎麼說都是瀕危城市(現時城堡已永久關閉),作為一個打正旗號「冒險」的節目,最少比去伊朗但跑到Abyaneh村落合理一點。



當然有仍是要罵的地方,主要還是節目的表達方式問題。昨晚一邊看節目,一邊就收到朋友短訊:「我就快頂唔順無線啦!遠處有軍機飛過又話好危險!」另一個朋友說:「我本來都好期待這個節目……但主持人可唔可以唔好一路叫好危險?誇張到爆!」

一.土東山區有土耳其軍隊駐守,庫爾德人生活艱難,這些都是真的。但看著三色台的節目就真的忍不住笑了--有軍隊直升機在遠處飛過,主持人大呼:「你看,這裡果然駐了重軍,話音未落就有軍機飛過了!……真的很危險,住在這兒的庫爾德人日子怎麼過……」

二.在往山區村落的路上,被土耳其軍攔下截查,坦克上的土耳其兵把頭轉過來面向他們說話,主持人又驚呼了一番:「哇,要把槍對準我們嚇我們一下。」

三.庫爾德小女孩說相比庫爾德語(Kurdish),她更喜歡土耳其語(Turkish)。主持人說:「小女孩懷疑被土耳其政府洗腦。」這種邏輯叫人嘆氣連連。你問問中學時代的我,喜歡英文多一點還是中文多一點?我會答前者。如果有人因此說我被殖民地政府洗腦了,我可不冤枉死。庫爾德語和傳統文化的確受到打壓,土耳其甚至不承認境內有少數族裔存在,強迫庫爾德小孩學習土耳其語,不准在校內講庫爾德語。但可不能從一個小女孩的喜好得出「懷疑被洗腦」這種隨便的結論。當然一個節目在短短半小時內能夠呈現的畢竟有限,但做傳媒還是得嚴謹全面的。

有時會想,香港觀眾的腦袋愈來愈懶,究竟是香港人的問題,還是we are what we eat--是我們的精神食糧的問題?

今天晚上還有土東庫爾德人最後一集。可能就不寫了。貼點土東照片--這個地方其實遠遠算不上危險。庫爾德人樸實和平,東部景色與歷史遺跡之美都讓人難忘。不是走一走都會踫上恐怖襲擊的。土東跟土西的確有很多不同之處,在西部大城市如伊斯坦堡,穿著性感的美女處處皆是,但土東民風比較保守,女性連自己上街的都不算多。但不必如伊朗般戴頭巾穿長袖衫褲,只需穿多一點布,不要背心熱褲就可以了。

遊牧人的羊群



土耳其東部邊境,接近伊朗。山下有人在放羊。


平靜的凡湖


土東最著名遺址之一-Mt. Nemrut

東部山區的庫爾德人

美麗的日落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你好! 今天讀到你的遊記 (又偷看了你另一個寫文藝的blog), 很認同樓上, 真的太有才華, 文字根柢太好了!還學到很多政治歷史的東西!

可以多寫伊朗嗎?我對這個國家很有興趣, 雖然還沒鼓起勇氣去, 但很喜歡看你寫!

Mandy
雪梨 said…
Mandy:

哎,這樣說很叫人面紅呀!

當然沒問題,伊朗是我最愛的國家之一,至今依然很懷念,多想找個冬季看看雪中伊朗 :)

S
Anonymous said…
我叫丹尼C

首先,想讚讚你的blog,真的很精彩。

一個未能出世的人,看一個思想已出世的人的blog,真的感動。妳所做的,是我的理想,是一個我永遠不會實行的理想。

兩個星期前我知道無線有這樣的節目,我曾經和朋友說過以下一段話:「節目取材是好,洪永城做主持也沒錯,問題在於無線會以怎樣的手法去present。若果如以往的一般煸情,這個節目便失去意義。」

沒有到過那些地方,我沒有辦法去評論真確情;但煸動我情緒的部份,他們便能做到……成功、失敗,我暫時沒有能力評論。

正追看張翠容的中東現場,引人入勝,對我這個只能用眼睛去看中東世界、以平實文字了解中東的人來說,已心滿意足。

雖然沒有到過中東,但波蘭、波斯尼亞、克羅地亞以及柬埔寨這些曾經飽受戰亂的國家,我還是有到過的。
雪梨 said…
Hi 丹尼c...

謝謝!不過怎麼大家都這樣說?不是說我「出世」便是「出塵」。事實是我每天都在為無聊事情煩惱著。

我相信只要是理想,總有一天你會想到要踏出第一步把它實行的。我不敢說自己有甚麼理想,正如我的簡介裡寫,我最踏實的理想就是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可以在國際NGO找到一份不負我學識和良心的工作,僅此而已。

我覺得中東其實沒有那麼危險,近來想去也門,在研究可行性。還有巴基斯坦,想去很久了。

我也很喜歡波蘭﹑波斯尼亞和柬埔寨啊!至於克羅地亞,個人是嫌貴了一點,但景色很美。因為四處跑太貴,我花了很多時間在沙灘上享受免費陽光,也很不錯。

謝謝你來留言(還留那麼長),很感動!

S
Anonymous said…
哈哈,有了家庭的人,不會那麼容易可以實現自已的理想。我現在開始明白,為何家長總愛把自己的理想,投射在自已兒女身上。有時理想,是揮之不去的。

旅遊書看過不少,也門是一個去過的人也說危險的國家。但我想他們所指的危險,是由於那兒是恐怖組織的集中地。至於巴基斯坦,我看過不少blog,都覺得那兒是一個風光明媚的國家,若果我是妳,相信亦會有一萬個理由叫自已在有生之年踏足此地。

說回國際NGO,看看妳想做哪些職位。根據我一個在國際紅十字會工作的朋友所說,有些職位是需要打關係的(我這位朋友說他和張翠容是朋友,有一次和他說起張翠容,他還說可以安排時間和她見面。)。但當然,妳可以隨遇而安。相信在合適的時間,一份合適的工作便會降臨到妳呢位合適的人身上。

不用謝,對有心的文章,作有心的回應,是應該的。


請繼續加油努力。

丹尼C
雪梨 said…
原來你已經有家庭了?這也是另一種幸福啊!家庭生活也是很多人的理想呢。

我想做legal advisor. 其實我在某國際NGO工作過,後來放棄跑到private sector, 但真的發覺格格不入,最後決定跑回去。下年會去海牙(國際法庭呀!) 繼續讀書和實習,想起就覺開心,祝我好運 ;)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