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旅行,我想說的其實是……



昨晚完成了一篇國際關係文章,寫得很趕,腦袋幾乎爆炸。但覺得不是自己水平的作品,有點鬆散凌亂,太多太多想講又礙於篇幅,沒好好挑過材料就寫下來了。交完稿還懊惱了好一陣子。遲一點可能會把這篇極度趕客文貼上來,有人看好沒人看也好,其實我最愛的筆耕還是那樣子的筆耕。沒人看不會怎樣的。

至於很攻略式的旅遊文章,真是怎麼樣都提不起勁寫。原因真的很簡單,我根本沒所謂攻略。本小姐就是懶得不能再懶,隨意得不能再隨意的那種人,可以一個下午的兩點多鐘考完試,回家迅速收拾大背包,六點多鐘就到機場開展以月計的旅行了。沒有行程,只有模糊的知道自己想去那些地方的印象,到了那裡邊走邊想,看看有沒有遇上好旅伴,有的話一起走一程兩程也無不可。喜歡的地方愛留多久留多久,不喜歡的地方,把衣服塞回背包裡又可以逃跑了。有時真的是「最少天氣還算好,下一站永不知道」,到了火車站/巴士站,抬頭看一下告示牌,那裡名字有趣去那裡,浮蕩一下,反正夜晚總會找到落腳地的。有了Kindle以後,也不必苦惱長途旅行買書看的問題,有wifi就買甚麼都可以。背包客最常在車站等地等了又等,我也在這些時間看了很多書,本來閱讀和寫作已是神速,但旅行心清氣爽時竟然還可以更快,人體真奇妙。

我的Kindle Fire

「Into the Wild」作者Jon Krakauer是我的冒險偶像。雖然他因Into the Wild而為大眾所識(Sean Penn執導的那齣電影,我看過以後久不能語。旅途上的孤寂與恐懼,還有最後虛妄的死亡,像刀子一樣割進心裡。縱未曾走過險境如此,但那種孤絕,或多或少都在旅途中感受過),但他迄今最好的作品,我認為仍是攀珠穆朗瑪峰的紀實作品「Into thin air」。我其實是一個超級mountaineering literature愛好者,愛攀山紀實更勝旅行遊記。讀過他的Into thin air以後卻更覺空虛--每每讀到極好的作品就會如此想像,怕往後再讀不到這樣的佳作了。事實是Krakauer後來的作品如Eiger Dreams,雖然水準都是一流,但Into thin air的高度卻是難以攀越,畢竟作者是親身經歷了1996年North face那場災難。前陣子讀了他的新作「Three Cups of Deceit」(上面那本kindle版),揭露了在巴基斯坦建學校而出名的美國慈善家的真面目,非常好看,又是不得不推薦的。

至於吃東西,人在旅途身不由己,當然不能挑。背包客又要省錢又要吃飽,怎麼辦呢,當然是自己煮了,要不就餓一下吧。問題呢,看我自稱本小姐就知道我是香港第一代港孩,滿嘴政經哲學理論,但連米都不會洗。但話說踩單車上西藏的型人周榕榕小姐和也很愛自己一個人跑來跑去的陳穎雯小姐,在中學時的家政課是跟我一組的。外軟內硬的西米露(其實是滾水中的西米而已)﹑煮不熟的龍脷柳,說句公道話,也不是本小姐一個人的作品啊。所以我們的故事其實很勵志,港孩不代表會成為港女,而且絕對有能力在惡劣的環境中照顧自己。我承認我到了Year 2才懂得用洗衣機,但旅途中我可是自己一個人拿個肥皂在洗手盆刷呀刷的。還有在火車上煮快熟通心粉,有次去到旅途尾聲,之前又遇上了點意外所以真的沒錢,幾天只喝可口可樂和幾塊餅乾維生。不過當然是original而不是coke light或zero!

洗洗洗,扭扭扭。其實洗衣服是我其中一個興趣來的!
在阿爾巴尼亞Berat晾衣服。太陽太猛,一下子就乾了。
其實這些都不是甚麼特技,早在大學時代,我和跟我一樣隨便的室友C已經發展了一套系統。我認為這跟我們的女校背景息息相關,沒有男生,我們這些男仔頭就成為了某種程度上的陰陽人。有時夏季剛上完體育課(中大Year 1有必修PE),滿身是汗,把又臭又濕的體育衫換下來再外出,不久後會收到C的來電:「我今天要上PE但沒帶PE衫,可以借你的嗎?」「我不是不想借……問題只是你想不想穿。」「沒問題,我嗅過了,it's totally bearable. Thanks!」有次她煞有介事的跟我說:「S, 我研究過了,得出一個結論。如果不想洗澡,只要換件衣服就有洗過澡的效果。」我說:「這不是甚麼epiphany,你這是觀察我得出的結果吧。」這樣的人簡直就是天生的背包窮遊人。

說到旅遊指南。除了在神州大地我會用祖國或香港出版的旅遊書(或完全不用旅遊書)外,Lonely Planet自然是我的最愛(我把部份收藏上載到他們的facebook專頁了)。不要以為我只讀地圖﹑景點﹑交通和住宿指南,我是連前面的歷史文化地理等等全都當小說般讀的。Lonely Planet就是好在資訊多圖片少,美景都在眼前了,為甚麼要看圖呢?當你在凌晨時份到達一個陌生城市,急於找個落腳地或瓦遮頭的時候,你就會明白旅遊書實用還是最重要的。有時看到日本旅友用地球步方系列,但其實資料不齊全,有很多偏僻冷門的村落都不提。很多人還邊走邊抄我LP上的資料。另外我還用過一下Rick Steves' Guide,當時是去我很熟悉的德國,但竟然連我這個去過那麼多遍的人都覺得不夠用。至於Bradt's,本小姐沒用過,有旅友說還不錯,但我用慣LP,就不試了。不過說起來,LP的新版真的讓我火冒三丈--用旅行書,當然要handy,知道可以在那裡找到甚麼資訊,但新版LP把所有次序都打亂了,就等如要從新習慣一本旅行指南一樣。

我每去一個地方都會讀很多關於當地政治或歷史的書,例如早前去巴爾幹半島,我就讀了Goodbye SarajevoLogavina StreetTravels in Blood and Honey等書。雖然怎都不及我對巴勒斯坦這片中東土地的關心。雖然我總是說國家,尤其是民族國家(nation states )的概念是如此落後,但在這個走不出現實主義框架,仍是弱肉強食的世界,我更希望他們有自己的國家,a place to call home,得以在裡頭落地生根,過點庭園無驚的生活。像我們這些旅人,飄泊夠了,總會想家,想一口溫軟的白飯,想家人熟悉的聲音。但世世代代的飄泊,無處落地,又何以為人。

書架一角。
去俄羅斯旅行省得不得了,看到這個俄羅斯娃娃卻死命要買下來,真的很美!

Comments

Emilie Chan said…
Hi~
因為要上班,還未有時間拜讀你所有的blog文,只看了一兩篇,已感到很有共嗚!
周榕榕的是我其中一本非常非常喜歡的遊記,原來她是你中同!張翠容作為獨立背囊記者走訪烽火大地,令人敬佩!上次的書展有張翠容的講座,我是特意去參加,她一系列的書都買了,只欠。能遇到知音人真好!

而你的閱歷令我羨慕,哈哈,太厲害了!
更佩服你更新網誌的速度之快,短時間內已經令網誌如此豐富,文章都有個人深刻見解,實屬難得!
未知你是否以筆耕為生?

Emilie Chan said…
更正:
周榕榕的[死在路上也不錯]
只欠[大地旅人]

看來不能回某兩個括號,會令括號內的內容消失...
雪梨 said…
Emilie你好!很高興認識你啊
之前讀過你的blog文,很喜歡你的旅遊態度!所以就留了言 :P 看你的遊記也很有共鳴,真的很想念西藏印度等地啊。你的遊記讓我超級超級想再去的。

你那麼年輕,可以增加閱歷的時間多的是啦。

哈哈其實很多post都是從舊blog搬來的,那邊現在只寫文藝/政治的東西,我相信沒有人有興趣了。

筆耕維生?哈哈,沒有啦,只是偶爾寫自以為是的文章騙騙人而已。我那麼「大駛」,怎麼維生啊 :P

S
Anonymous said…
HELLO, 喜歡你的遊記。
有時,都想周圍走走。
但現實是要工作就沒時間,要時間就沒錢,沒錢哪裡都去不了。
特別想討教一下,如何平衡這點。
雪梨 said…
你好 :)

其實這個對我來說又不是問題。我在中東走了三個月,不過花了兩萬多元。去南亞和東南亞等地花費更少。當然我去得很省,但有關係嗎?不用出入高級餐廳,我一樣過得高興。沒錢住酒店就couchsurfing住當地人家,跟他們聊聊天,比住酒店更好。有時真的窮荒了,一餐當兩餐吃,當減肥。但又從來不覺是問題,現在想起來一樣快樂。

當然這些都很馬後炮,我覺得長途旅行跟結婚一樣都需要衝動(後者我是聽來的,我沒試過,哈哈),如果你太多顧忌,怕回來後CV空了一大片遭白眼,怕找不到工作,怕廢了自己武功,你就永遠不可能踏出第一步了。我的「優勢」,可能就是因為我神經比較大條,很少為這些事情擔心。的確會被問,你CV空了一大片,跑那裡去了?但我依然覺得開心,旅行所見所聞,是守在這裡一輩子的人永遠無法理解和感受的。想到了這些,真是腰板都挺直了起來。

如果這樣可以鼓勵你的話--我可以告訴你,我找工作從來沒有問題,一向都算高薪厚職的人,嘻嘻。相信我,出去走過的人,視野跟平常人不一樣;總會有人發現的,你也會知道這也是一種增值,對於香港人來說,是不是抵食夾大件?

S
Anonymous said…
介唔介意問你少少野,其實你月入"大約"幾多,同埋從事邊一類工作?雖然我知道窮有窮式旅行,富有富式旅行XD....
Howard said…
一個人上路,很快會有種孤獨感。很佩服你!